《乡村艳情》

由于下午我们个个像打了鸡血一般,在晚饭前还有半个小时左右,我们居然就把木屋的顶给成功封上了,顶一封好,今天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

村长马富贵一看,就叫其他人提前回去休息了,从明天开始恢复之前的办法,还是一半人下午轮流过来帮忙,直到小木屋完全建好为止。

大家没有什么意见,纷纷走了,整个山腰上就只剩下我和村长马富贵两人。

我看了鸡舍和小木屋一圈,准备回自家小院休息一会,等吃过晚饭之后,再抱两床被子过来在这儿打地铺过夜。

由于小木屋还只是刚刚封了顶,里面的木床还没弄好,想在这里过夜,就必须在里面打地铺了,还好这几天晚上并不是很冷,如果是冬天的话,小木屋即使弄好了也是不能住人的。

就在我等着村长马富贵离开之后,我再离开时,村长马富贵却并没有下山,反而是向我走了过来。

我看村长马富贵走了过来,摸了摸怀里,发现早上买的一包土烟还有一根,马上将怀里唯一的土烟递给了村长马富贵。

村长马富贵接过土烟,点燃后,问我:“二狗,你是不是十七了?”

我看了村长马富贵一眼,不太明白他为什么会问这个,但他既然问我,我点了点头,说:“嗯,上个月生日刚过,现在十七岁了。”

“十七岁不小了啊!”村长马富贵吸了一口烟,说,“二狗,有没有看上哪家姑娘?”

我听村长马富贵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过来他要干嘛了。

村长马富贵一直不想女儿马雪粘着我,今天又看到马雪特意过来看我之后,肯定是觉得这样下去不行,想给我说门亲,我结婚之后,马雪就不可能再这样粘着我了。

我笑了笑,对村长马富贵说:“村长,我们现在不是要包山养鸡吗?忙着呢,再说我刚满十七还小。”

“哪里还小了!”村长马富贵一听,说,“大奎不是十八一到就结婚了,你现在说着,明年一到十八不是就可能把姑娘娶进门了,再说后面你一个人包山养鸡多忙,找个媳妇搭把手不是正好!”

村长马富贵说着停顿了一下,问:“你觉得老曹家的二闺女怎么样?”

“你是说翠花姐吗?”我一听,惊了一下,“她不是和隔壁村的说好了吗?”

“没!”村长马富贵摇了摇头,说,“隔壁村的那家出不起彩礼钱,正拖着这事,如果你去说的话,指不定会成,要不要我去给你说一说。”

我一听,连忙摆了摆手,说:“不了,不了,村长,我感觉自己还小,等上一两年再说吧。”

“你真不想找个媳妇?”

村长马富贵盯着我,我连忙摇了摇头,他看我态度十分坚决,只得突然对我了一句。

“雪儿我是一定要让她上大学的,所以——”

村长马富贵的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