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不一会,我骑着村委会的自行车先是回了一趟自己家的小院,拿了笔记本和一些钱,再风风火火的向三水镇的兽医站赶。

在自行车上,我回忆起笔记本里李萍萍说的一些小鸡仔容易得的疾病来。

除了感冒之外,小鸡仔还容易得炎症、白痢、脱水、传染性支气管炎、慢性呼吸道病等;

小鸡仔们得了这些病之后表现出来的情况也并不太一样,需要用的药也不一样,李萍萍把这些都一一说了,内容很多,我虽然看了两三遍,但只记住了一小半部分。

而这次去乡里的兽医站,我决定把治这些病用的药都买上一些,以备不时之需,至于买药的钱,我和村长马富贵提了一下,他让我把买药的单据开出来,记上帐,最后再从挣的利润里扣。

村长马富贵这么一说,我也只好先垫着了,等后面再说;

而今天发生了这事之后,我决定后面好好的研究一下笔记本;把小鸡仔得了这些病之后表现出来的情况弄熟,以后好判断小鸡仔们得了什么病,给它们对症下药。

……

下午两点左右,我顶着火辣辣的太阳骑着自行车、背着一大包药回了村里,一回村,我将自行车还给村委会,提着药就上了山。

山腰上,脱贫小队一半的村民和几个生产队的队长正在村长马富贵的指挥下继续建着木屋,木屋的两个窗户已经弄好了,门也正在弄。

他们看到我上来之后,都停下手里的活看着我,显然他们十分奇怪为什么今天我不在山上,似乎村长马富贵并没有给他们说我到底干嘛去了。

看到月婷嫂子、大奎哥这些人都盯着我,我只得挠了挠头,冲他们笑了笑。

村长马富贵看所以人都停了,连忙说了句让他们继续干,跑过来迎向我。

“药买到没?”一过来,村长马富贵立刻小声的问。

我点了点头,小声的问村长马富贵:“大奎哥他们知道我去干嘛了吗?”

“不知道。”村长摇了摇头,“我说你有事去了,再说死几只小鸡仔而已,没啥事的。”

我看了村长马富贵一眼,想了想,这事确实要瞒着大奎哥他们,因为大奎哥他们对包山养鸡这事没太大信心,现在如果知道刚开始就有小鸡仔们生病了,他们信心就更不足了,有可能会有人会想退出。

想通这件事之后,我马上跟着村长马富贵来了鸡舍。

一进鸡舍,我向右边一扫,发现那十来只生病的小鸡仔连着脸盆不见了,我于是看向一旁的村长马富贵。

既然村长把小鸡仔生病的事瞒着大奎哥他们,应该是把那十来只小鸡仔给藏了起来。

我一看村长马富贵,村长马富贵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从鸡舍里面的草堆里将装着十来只生病小鸡仔的脸盆给端了出来。

为了给小鸡仔们保暖,鸡舍地下是铺有一层茅草的,这样即能保暖,也能很好的处理小鸡仔的排泄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