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唉,真是人不如狗啊!

我一想到这种可能,不由得长长的感叹了一句。

月婷嫂子只是不让我去她家,并没有限制小黑这条小奶狗,小黑去的话,肯定吃的要比我还好。

前几天,我去买鸡苗那会,小黑就是月婷嫂子喂的;

后来我回来了,晚上天天在月婷嫂子那儿,它也跟着我在月婷嫂子那儿吃;

至于昨天,由于中午我请大伙吃了一顿,晚饭还有些剩的,小黑吃的也不错,只是今天就不太好了,小黑就居然不吃,还一个人跑到月婷嫂子那儿去吃独食!

不行,后面得把小黑关起来,不能让月婷嫂子把它给惯坏了。

我恨恨的想着,扫了一眼鸡舍和木屋。

鸡舍现在已经全部弄好了,甚至把鸡舍分成两个的栅栏月婷嫂子她们还多编了一段,现在最多能把鸡舍分成四块;

而木屋也建得差不多了,两个窗户已经弄好,门也弄了一半,明天应该可以把床和门弄好,那就能真正的住人了。

看到鸡舍和木屋的进度之后,我想了想,决定在睡之前还是先去鸡舍转一圈,看一看那些生病的小鸡仔们到底怎么样了?

想到晚上看鸡舍里的小鸡仔们,我突然拍了拍脑袋,因为今天去乡里我为什么不买个手电筒呢?

有了手电筒之后,晚上进鸡舍看情况再好不过了,可今天去乡里太着急了,一时没有想到这一块。

我只得进了木屋,从里拿出煤油灯,点了灯,进了鸡舍。

借着煤油灯昏黄的灯光,我看了一眼鸡舍左边没有生病的小鸡仔们,发现他们并没有出现什么不好的情况,今天我换了茅草,并且还加厚了一层,晚上它们应该不会冷了;

看完这些没有生病的小鸡仔,我再来到茅草堆那儿,看了看生病的小鸡仔们。

生病的小鸡仔在喂了两次药之后,没有死的十来只现在全都好了很多,起码身体是不在颤抖了,看来药的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

在鸡舍里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后,我出了鸡舍,回到木屋,麻利的给自己打上地铺,躺在被子上睡了起来。

刚才转了一圈,我感觉腰有点痛,于是我侧身用手锤了锤腰,就在我正在锤腰的时候,突然感觉屋里的月光一黑,我连忙转头向门的方向看去。

“冬梅婶!”

借着月光,我认出了来人,正是村长马富贵的老婆,也是我的半个师娘。

看到冬梅婶之后,我突然想起来前天早上在小买部里和冬梅婶约好的,她今天晚上会来木屋找我,可这两天我太忙了,不是村长想给我找媳妇、就是沈燕找我又哭又闹、还有小鸡仔生病。

这些事一件一件,把我忙得团团转,已经完全忘了冬梅婶今晚会来,如果冬梅婶没有过来,我自己肯定想不起来这事。

可冬梅婶一过来,我马上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不是有生命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