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村长马富贵对我这么一说,他就准备跑去叫各队队长,一旁的我眼睛一转,叫住了村长马富贵。

被我叫住之后,村长马富贵转头看了看我,我马上跑进一旁的小买部,从冬梅婶那儿买了两包土烟,将一包交给了村长马富贵。

村长马富贵接过土烟之后,对我笑了笑,说我想得很周到,原本让几个队长过来帮忙,他们就有些不爽,给他们些烟抽抽,正好能堵住他们的嘴。

这正是我想的,让我去叫脱贫小队的那些人赶工,他们肯定也会不爽,拿包烟之后,再加上是村长马富贵的命令,那些人应该会听我的过来帮忙。

再说刚才冬梅婶似乎有什么事要对我说,我也有很多问题要问这半个师娘,趁着买烟的空隙,我和冬梅婶打手势约好了明天晚上好去山腰有小木屋找我。

看着村长马富贵拿着烟去叫各队的队长之后,我也跑去挨家挨户的去叫脱贫小队的人。

我是最后去叫的月婷嫂子,开始月婷嫂子听到我的声音还不给我开门,是我说有大事,她才给我开了院门;

院门一开,月婷嫂子立刻白了我一眼,一脸我又骗她、她又不得不给我开门的样子。

后来月婷嫂子从我这里听说了田根生偷鸡苗的事之后,痛骂了田根生一顿,马上跟着我去半山腰。

我本来是想趁着月婷嫂子跟我一路,吃吃她豆腐的,可这事还没实施就被月婷嫂子看破了!

月婷嫂子始终和我保持着三米的距离,我一靠近,她就用以后不让我去她小院做威胁,我只得败下阵下;

而在去山腰的路上,月婷嫂子跟我说,她找过沈燕了,沈燕答应她不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让我放心。

我听月婷嫂子这么一说,顺着她点了点头。

其实我心里还是有些期待沈燕能把我和月婷嫂子的事说出去的,这样我就能和月婷嫂子明正言顺的夜夜生歌了;

可月婷嫂子不想其他人知道,这我也没办法。

我们把这事说完到了山脚下,月婷嫂子让我等一会再上去,她先走,我只得同意了。

而我最后一个到了山腰的鸡舍之后,村长马富贵、守根叔、大奎哥……都来了。

人到齐之后,村长马富贵一声令下,我们开始热火朝天的忙了起来。

在我跟着他们一起建小木屋前,鸡舍里的鸡苗都醒了,“即、即、即……”的叫了起来,我连忙给他们喂了早饭,再跟着大部队一起赶工。

现在主要是把小木屋的顶封上,让它能遮风挡雨,让人能住进去,至于床、小灶这些,后面慢慢再弄。

人多力量大,我们伐木的伐木、砍枝的砍枝、编东西的编东西,大家热火朝天的忙了一上午,把小木屋的四面墙给弄了出来,窗户、门等的位置也给留好了。

下午就直接把顶给搭上,把防水的塑料布、油毡一盖,再在上面铺上茅草,屋顶就封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