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这是村长马富贵给我的暗号,意思是他来了,戏要开始演了。

我连忙站了起来,出了木屋向山腰的小路上一看,发现村长马富贵带着脱贫小队的人和几个生产队队长已经快到了。

于是我先他们上来一步,向鸡舍里奔了过去。

我进了鸡舍之后,从茅草堆里把第二盆二十来只生病的小鸡仔端在手上,出了鸡舍,把他们放在左边光秃秃的那块地方晒起太阳来。

把二十来只生病小鸡仔的脸盆放下之后,我随便找了个树桩在一旁打起盹来。

虽然小鸡仔晒太阳能增强它们的抵搞力,但这二十来只已经生病了,药也吃下了,晒不晒太阳已经无所谓了,再说,中午的太阳大了一些,让小鸡仔们这个时候晒其实不好。

而现在我之所以这样做,全是村长马富贵吩咐的,为了就是被他们突然撞到,然后发生下面的事。

我刚一坐下,后面就传来村长马富贵他们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他们已经过来了,我马上脑袋一正,像被惊醒一般跳了起来,端起一旁的脸盆就要往一旁的鸡舍跑。

“二狗!”村长马富贵大叫一声。

我一听,只得抱着脸盆站在原地。

“你这是干嘛?”村长马富贵马上问了出来。

你还不知道我在干嘛,我心里嘀咕一句,但脸上却假着十分慌张的样子,说:“没,没干嘛!”

“那这是——”

村长马富贵指了指我端着的脸盆。

“咦!”一般的守根叔看了看脸盆叫了一声,说,“这些小鸡仔是不是生病了,还这么多!”

这二十来只小鸡仔虽然被我已经喂了两次药,但还是有十来只正在瑟瑟发抖,我们村里人没有一家不喂鸡的,一看自然就看出来这些小鸡仔们生病了。

“这个,这个——”我假装十分结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二狗!”村长马富贵大叫一声,说,“你快说,这是怎么回事?”

“对啊,这么多小鸡仔生病,里面的小鸡仔不会全都病了吧!”

“不是吧,全都病的话麻烦就大了!”

“我们这几天不全都白忙活了!”

……

脱贫小队的众人马上你一言我一语的把事情升级了。

一旁的月婷嫂子看了我一眼,准备开口替我说两句好话,可最后张了张嘴,没有说出口。

“停!”村长马富贵大叫一声,说,“都先不要说话,让二狗先说!”

事情的发展在我和村长马富贵的预计之内,我立刻有此不好意思的说:“这些小鸡的确生病了!”

“我没看错吧!”

“这怎么办。”

“二狗,你居然瞒着我们。”

……

“都不要说话,听二狗把事情说完。”

村长马富贵又吼了一句,我连忙接着说:“不过大家不要担心,我知道它们得了什么病,已经给它们吃药了,好了很多,刚才我是在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