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这十来只小鸡仔像一个堵气的孩子不想吃饭一般,站在那里,闭着眼睛;其他小鸡仔们则“即、即、即……”欢快的叫着,扑向食物,吃得不亦乐呼。

这是什么情况?

我连忙走过去,想仔细的瞧一瞧,这肯定不是感冒,这些小鸡仔应该是生了其他病,或者只是单纯不想吃东西。

还有不想吃东西的小鸡仔吗?

我走过去之后,抓起一只,这一抓,我感觉这只小鸡仔身体好轻。

由于给这些小鸡仔们投食的时候,有些霸道的小鸡仔会整个跳进脸盆狂吃不管别人,我不得不把这些小鸡仔给抓出来。

这些小鸡仔我已经喂了快一个星期,它们比来的时候要重上不少,而我手里的这只,我一抓,明显比我刚才从食盆里抓出来的轻上不少。

这——

我惦了惦,然后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手感,伸手过去从旁边抓了一只跳进食盆里的小鸡仔。

有了对比,我马上感觉到这只小鸡仔确实轻上不少;可昨天都没有小鸡仔们不吃东西的啊,就今天一顿没吃,不会轻上这么多啊,这是怎么了?

我把正常的小鸡仔仍到一边,又去抓了一只生病的小鸡仔,发现两只的体重都比正常的那只轻上不少,这是什么病?

小鸡仔容易得炎症、感冒、白痢……我回想着李萍萍说的几种常见疾病;

可得病之后体重减轻是很正常的事,不能让我判断出它们到底得了什么病,而不能准确判断出它们得了什么病的话,就不能对症下药啊。

怎么办呢?

我看着手上的两只小鸡仔,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

于是我只得先用一个脸盆把十来只生病的小鸡仔们装在一起,还在脸盆中间放了一小堆食物,再将它们放在茅草堆里和其他小鸡仔们隔开。

做完这事之后,我跟小黑说了一声,让它在这里看着,我下山去找村长马富贵。

没办法,现在只能找村长马富贵商量这事了,谁要他是我们脱贫小队的队长呢。

我风风火火的来了村委会,在村委会前面碰到了身上非常香、同时也是我们村妇女主任的秀琴婶。

秀琴婶问我跑这么急干嘛,我告诉她,我来找村长马富贵,问她村长马富贵在不在村委会;

我前面是去过村长马富贵家的找他的,在小买部守店的丁香嫂子跟我说,她公公马富贵不在家,可能去了村委会。

秀琴婶指了指身后的村长办公室,意思就是村长马富贵在他办公室里。

我一看,谢过秀琴婶,直接跑到村长马富贵的办公室外。

隔着玻璃,我看到村长马富贵好像在写什么,我敲了敲门,村长马富贵看我一脸焦急,马上让我进来,并问我出了什么事。

我把生病小鸡仔的情况给村长马富贵一说,他立刻站了起来,皱着眉头,说要过去看看,就连忙向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