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沈燕听我这么一说,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说自己一定会在太阳下山之前赶回来了。

我一听,随便她,现在这个点骑自行车去我们乡的三水镇一个来回其实非常赶,不过她说能赶回来就赶呗,我无所谓。

而事情都安排好之后,大家就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沈燕则连忙下山去乡里了。

……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移到了西面,我抬头看了看日头,发现最多还一个小时太阳就要落山了;

而这个时候,我和大奎哥他们已经把小鸡仔们晒太阳的地方移到了沈燕指定的地方,沈燕要大伙砍的五棵大树也砍好了,月婷嫂子她们要编的栅栏也编完了;

大伙都已经完成手里的事一小会了,我之前和大伙说过,沈燕去乡里买锯末屑和发酵助剂,要大家等一等,她说太阳下山之前回来。

由于现在离秋收近了,地里农活很多,大伙在地里忙到太阳下山是很正常不过的事,可现在大伙没事干,在这里干等着,有的人就坐不住了,跟我提出想回家。

就在我正准备劝说大伙在这里休息一会,再等等沈燕时;

沈燕突然跑上了山,她一上山,马上吩咐大伙干活,男的将伐好的五颗大树抬下山,再去家里拿扁担,把车里的锯末屑给挑上来;女人则把鸡舍里的茅草给搬出来。

大伙听到沈燕的吩咐,马上又忙碌了起来;我和大奎哥他们把一颗大树给抬下了山,一下山,我们看到山下停着一辆卡车,车里装满了一袋袋的锯末屑,应该有二十袋左右。

看到卡车,我知道沈燕为什么会在下山之前回来了,原来她从乡里的镇上回来是坐卡车啊,难怪回来这么早。

我们把伐成好几断的树抬下山之后,又拿起扁担,将一袋袋的锯末屑给挑上山。

就在我挑了一担锯末屑上山之后,沈燕和月婷嫂子她们女人一起,拿着锯末屑开始往鸡舍里铺。

等到太阳下山之后,我们正好把锯末悄全部担上了山,堆在了我小木屋的右边,而鸡舍里,沈燕带着月婷嫂子她们已经将她嘴里说的什么发酵床弄好了。

我耸了耸有些酸痛的肩膀,刚才又是背木头,又是挑锯末屑的,让我的肩膀有些酸痛;不过我十分好奇沈燕嘴里说的发酵床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于是我一边捏着肩膀,一边向鸡舍走去。

来到鸡舍门口,我向里看了看;

由于现在小鸡仔们还比较小,一直都是在左边用栅栏把它们围着喂养的,右边放着茅草堆和一些东西。

沈燕让月婷嫂子她们把茅草堆搬出来之后,将右边铺上了厚厚的一层锯末,我看到右边厚厚的一层锯末十分无语,这就是什么发酵床,铺上一层锯末和铺上一层茅草有什么区别?

不会是沈燕这个小虎妞想破坏我在脱贫小队众人心里的形象才这么折腾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