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两团茅草堆之间的脸盆里,有两只小鸡仔倒在盆里,一动不动,已经死了。

昨天,在没有用药的情况下,那些小鸡仔还撑了一天,今天我用药了,居然还死得更快了,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真的像村长马富贵说的一样,李萍萍为了评选上什么脱贫先进工作村,给我说了一种错误的药。

可我想到李萍萍那英气逼人的脸庞,感觉她不像是那种猥琐小人,再说她前面已经说并不知道这是什么病了,最后不用告诉我试一试这种药的;

并且她在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提醒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这样偿试,最好还是要确定小鸡仔们得的是什么病,好对症下药。

“可能是这两只小鸡仔本来就要死了吧,其他的不是没死吗,再等等看吧!”

我这样自己安慰了自己一句,不再去忙别的事了,将装着生病小鸡仔的脸盆抱到木屋的桌子上,坐在一旁盯着它们,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小黑“汪、汪、汪”的叫声,我一下从椅子上清醒了过来,眯着眼看了看面前的脸盆,发现那几只生病的小鸡仔并没有死,我放下心来,看了看外面,天已经完全黑了。

虽然我肚子“咕噜噜、咕噜噜、咕噜噜……”的叫着,但我不想动,我要盯着这些小鸡仔,看土霉素到底有没有作用。

而这时小黑从外面跑了进来,对我“汪”的叫了一声,我对它挥了挥手,让小黑一边玩去,点了煤油灯继续盯着脸盆里的小鸡仔们。

而被我赶出木屋之后,小黑对着木屋又“汪”的叫了一声,就不叫了,不知道是自己玩去了,还是干嘛去了。

就在我盯着小鸡仔们又陷入了痴迷之中,突然听到远处小黑“汪”的叫了一声,声音十分欢乐。

这一声让我从愣神中回过神来,我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脸盆,发现里面的小鸡仔们依然站着,并没有任何再倒下。

土霉素到底有没有作用啊?

我依然盯着小鸡仔们看着,而这时小黑一下从外面窜了进来,并且一个人影站在了木门外,挡住了月光。

月婷嫂子!

我抬头一看,发现来人是月婷嫂子,并且还提着一个篮子。

月婷嫂子走进木屋,问我:“你干嘛呢?”

我指了指木桌上的小鸡仔们,说:“看着它们。”

“它们?”月婷嫂子瞄了桌上的小鸡仔们,说,“它们有什么好看的,为什么不做晚饭?”

晚饭?!

听月婷嫂子这么一说,我肚子马上“咕噜噜、咕噜噜、咕噜噜……”的叫了起来,我突然想了起来自己晚饭还没有吃。

“月婷嫂子,你怎么——”

是谁给月婷嫂子说的呢,我正想问,突然一旁的小黑“汪!”的叫了一声,打断了我,似乎在在告诉我是它说的。

我转头一看,看到小黑仰着头,像在表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