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你个小色鬼!”月婷嫂子白了我一眼。

我笑了笑,拉着月婷嫂子的右手就要带她去山腰的木屋。

月婷嫂子说不如去她的小院里吧,我只得扬了扬右手上的塑料袋,跟月婷嫂子说,小黑还没喂呢,还有鸡舍里的四百来只小鸡仔们正等着我。

我这么一说,月婷嫂子十分心痛的看了我一眼,不再说什么,任由我拉着她,向山腰的木屋走去。

这个点,村里一些睡不着的老人会吃过晚饭之后在村里转上一圈两圈,在回屋睡觉。

月婷嫂子决定跟我去山腰的木屋之后,想挣脱自己的手,远远的跟着我;

可我现在眼睛这么好,自然是不用这样的,我对月婷嫂子说,让她放心,没事的,村里老人不会发现我们俩的。

虽然我这么说了,但月婷嫂子还是轻皱了皱眉头,但我带着她成功的躲过村里的两个老人之后,她相信了我的话,问我是怎么看到他们的。

我小声的对月婷嫂子说,我可是那个什么齐天大圣下凡,有着一对火眼金星,能看穿一切,远处的人自然不在话下。

月婷嫂子听我这么一胡诌,掩嘴笑了笑,问我,她现在底裤是什么颜色的?

这一问把我给难住了,不过我可不会认输,还是装的有模有样,把眼睛张了张,向月婷嫂子的外裤扫了扫,说,月婷嫂子今天穿的是一条白色底裤。

月婷嫂子听我这么一说,惊了一下,看着我,问我不会真有火眼金星。

我笑了笑,在月婷嫂子耳边小声的说,她就只有两种颜色的底裤,我是随便蒙的一种颜色。

月婷嫂子听了之后,扬手要打我,我连忙闪身躲开了。

我和月婷嫂子打打闹闹来到了山腰上,一上来,月婷嫂子就夺过我右手上的塑料袋,对我说,她来喂小黑。

而一旁的小黑至从看到月婷嫂子上来之后,一直十分乖巧、听话的在月婷嫂子身边转修,并摇着它的尾巴。

我看小黑对月婷嫂子比对我还热情,不由瞪了小黑是头小色狗一眼,再转身去了鸡舍,喂起已经“即、即、即……”叫个不停的小鸡仔们。

没有生病的小鸡仔们喂完之后,我又把生病的三盆小鸡仔一一端到一旁的木屋里。

这次改造鸡舍的时候,脱贫小队的人知道了这三盆生病的小鸡仔们,我不得不又给他们解释了一番。

他们在知道沈燕能把这些小鸡仔们治好之后,纷纷点了点头,明白为什么沈燕会突然当上了队长;

而知道这事之后,他们居然就不再问了继续忙碌起来,这让我十分惊讶,是不是之前我和村长马富贵瞒过他们一次,这次他们不感觉到奇怪了。

将生病的小鸡仔们端到木屋之后,我坐在木椅上学着沈燕的样子,帮它们配好药,并一一撬开它们的嘴,给它们喂起药来。

由于生病的小鸡仔太多了,我不得不配几次药,等到我弄了三次之后,感觉右肩一阵酸痛,今天伐木、背树、挑锯末屑,让我已经十分累了,现在还要干这个,自然更是劳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