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我还以为村长马富贵会因为我没有当上脱贫小队的队长,补偿我,不会在入党的事情上难为我一下,没想到啊,这个老混蛋,还是唱了这么一出,他那句话一说,我就明白他什么意思了。

还好我早有准备,去给月婷嫂子送蝴蝶头饰的时候买了一包大前门。

我从怀里把大前门给掏了出来,放在桌子上,说:“村长,抽烟。”

村长马富贵看到桌上的大前门之后,笑了笑,伸出手把大前门给拿到了手上,说:“二狗啊,我看村里人就你能入党,来,这是前年副村长朱大喜入党的伸请书,你照着写一份。”

拿了烟的村长马富贵一改之前的严肃,笑着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份入党伸请书来,还给了我一份空白的,以及一指笔。

这待遇,果然只有花钱才能买到啊。

我接过这些东西,扫了眼村长马富贵的办公室。

这个办公室就只有马富贵面前有着一张有些破旧的办公桌,而办公桌上面堆着乱七八糟的文件,中间村长马富贵正提着笔看着我。

我知道村长马富贵肯定还要继续写他的脱贫汇报材料,而我即使给了村长马富贵一把大前门,也是不可能让村长马富贵把他的位置让了来给我抄入党伸请书的。

“那我去隔壁抄了!”我对村长马富贵笑了笑,说。

“嗯!”

村长马富贵一听,点了点头,不再去看我,低头又开始写起他的脱贫汇报材料来。

我一看,识趣的离开了,来到隔壁办公室。

隔壁办公室里,就只有妇女主任秀琴婶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着一本书。

我进去之后,秀琴婶抬起她勾魂的丹凤看了看我,问:“二狗,你来干嘛?”

“抄东西呢!”

我扬了扬手上的一大叠信纸,走到秀琴婶旁边。

秀琴婶的办公桌很长,收拾的也十分干净,做两个人都没有问题,她一个人坐在中间慢慢的嗑着瓜子,看着一本很厚的书。

我想到上次过来时闻到秀琴婶身上的谈谈香味,不由得想靠着秀琴婶抄入党伸请书。

于是我指了指旁边,问:“秀琴婶,这是没人吧!”

“这里不坐人的!”秀琴婶笑了笑,说,“你坐那边去。”

秀琴婶指了指她右手边的一个方向,那儿应该是村会计坐的地方,乱成一团糟,各种文件到处堆放着。

“那也太乱了吧!”我一看,惊讶的说,“还是秀琴婶这里干净。”

“哈哈!”秀琴婶笑了笑,说,“可,这里没椅子啊!”

“这还不简单!”

我说着从村会计那儿拿过一把椅子,坐到了秀琴婶旁边。

“你小子啊!”

秀琴婶看我坐到她旁边之后,只是说了一句,摇了摇头,再没有其他动作了,似乎是默认了。

我看秀琴婶不反对了,把手上的信纸放在桌上,准备开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