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踏、踏、踏……”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到我耳朵里,把我给吵醒了,我睁开迷糊的眼睛,侧头看了看窗外,发现外面天已经大亮了。

现在几点了?

我马上精神一震,摇了摇头,抱起怀里柔软的月婷嫂子,伸头向窗外仔细一看,发现现在大概上午十点左右。

“没事,没事,还不算太晚,只要没到中午就好!”

我安慰了自己一句,亲了亲怀里睁开迷糊眼睛的月婷嫂子,回忆起昨天的疯狂来。

昨天晚上真的是太太疯狂了啊。

我回到木屋之后,向里一看,正好看到冬梅婶一丝不挂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当时我就一下给惊得愣住了。

要知道白白的月光打在一丝不挂的冬梅婶身上,让她全身仿佛镀上了一层白光。

而呆立当地的我,被冬梅婶看到之后,冬梅婶伸出手拉着我向左边的洗澡屋走去。

还好当时一旁的小黑“汪”的叫了一声,不然我会把给小黑带的晚饭也带进洗澡屋的。

我把从月婷嫂子那儿给小黑带的晚饭丢给它,跟着冬梅婶进了洗澡层。

一进洗澡室,冬梅婶就给我脱起衣服来,并问我,去哪了,她等了我好一会,不过正好,她刚想洗澡。

我被冬梅婶娴熟的服侍着,马上对她说,刚才去了月婷嫂子那里吃晚饭了,所以才没在这边。

冬梅婶是知道我和月婷嫂子的关系,她听我这么一说,惊了惊,正好把我衣服全部脱完的她,握了握我的关键部位,嗅了嗅的的身体,说,我吸收了自然界的阳气,还敢去刘月婷那里,就不怕伤了她。

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现在这种情况,确实不应该去她那儿。

冬梅婶一听,笑了笑,一把将我按在洗澡间的一把椅子上,再从一旁的一个水桶里拿起一个瓢,开始一寸肌肤一寸肌肤的给我洗起澡来。

冬梅婶不愧是我的半个师娘,那服侍人的功夫真是——,她的手、唇——

后来冬梅婶还让我给她洗澡,我的手法就没有她那第好了。

我们洗完之后,开始了疯狂的亲密接触,在洗澡间里、在木屋的地板上、在床上……

……

最后这场大战以我的丢盔卸甲、冬梅婶幸福的眩晕过去而结束。

结束之后,我抱着冬梅婶丰盈的身体怎么也睡不着,因为我想着月婷嫂子,月婷嫂子虽然最后让我走了,但我知道她心里装着事。

虽然我不知道月婷嫂子心里想的什么,但我很想在她身边安慰安慰她。

越想月婷嫂子我越睡不着,最后我不得不留了个便条,把冬梅婶一个人丢在了木屋里,穿上衣服,下了山,向月婷嫂子的小院奔去。

由于这次我和冬梅婶大战之后,体内的根气团又壮了一大圈;原本我丹田内的根气团只有蚕豆那般大,现在这个蚕豆就像泡了水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