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不对,不可能有第三次了,如果沈燕再拿着个手电筒晚上过来,她还没开口,我就要把她赶走、赶走。

我看着沈燕的背影,暗暗的发誓。

而就在这时,村长马富贵在台上,拉着他如破喇叭一般的声音,大声的说:“大家安静,大家安静,人都到齐了没有,各个生产队的队长清点一下人数,现在秋收已经过了,每家至少得来一个人!”

村长马富贵的话把我从发誓中拉了回来,我扫了一眼周围,发现这次开全村大会来的人比上次开会宣布我成为脱贫小队副队长来的人多了不少。

由于秋收已经完了,田里的农活接尽尾生,大家都开始准备着过年了,反正手头没什么事干,要开村大会的话,人多热闹,正好出来活动活动,于是今天来的人格外的多,用石布分成的各生成队的办界线上都坐着人。

而我们脱贫生产队由于组建了还没多久,人数也不多,跟其他各队一比,就显得十分凄惨了。

各个生产队的队长跟村长马富贵汇报了各组的情况之后,村长马富贵点了点头,拉着他如破喇叭一般的声音,又大声的说:“大家安静,大家安静,现在我们村的秋收也结束了,今年是丰收的一年,是喜庆的一年……”

村长马富贵在让大家安静之后,开始按每年秋收之后她都会说的说辞先来了一套,再重点说了一下最近村里发生的几件大事。

由于秀琴婶被调到乡里的计生委工作去了,现在我们村的妇女主任暂时由冬梅婶,也就是村长马富贵的老婆担任,对于这种任命,村里其他人虽然有意见,但也知道说了也是白说,只是在下面讨论了一下,然后就没有声音了。

这事我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村长马富贵想用妇女主任的位置来睡一睡月婷嫂子,可月婷嫂子不同意,还让他吃了闭门羹,村长马富贵只得让自己老婆冬梅婶当了妇女主任。

而冬梅婶当上妇女主任之后,还对我有些好处,因为一个星期前,秀琴婶一走,冬梅婶当上妇女主任,她得空就来了山腰上,给了我两大盒小雨衣。

让我御女的时候千万不要忘了戴,特别是那些黄花闺女或者男人不在家的嫂子,因为弄出人命来之后,这太容易被人发现了,那就有可能弄出人命之后把自己命给丢了。

我听冬梅婶这么一说,满头黑线,什么叫弄出人命把自己命给丢了,我又不是种猪,见到猪就上,呸,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可冬梅婶自然是不会听我解释的,丢下两大盒小雨衣之后,就走了。

想到我床底下的那两大盒小雨衣,我突然意识到,和我亲密接触的几个人中,冬梅婶不用说了,沈燕是每次都亲自帮我戴了的,那小雨衣还是她自带的,月婷嫂子是和我亲密接触最多的,也从来不戴,为什么她好像一点事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