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沈燕居然和月婷嫂子一样叫我“小凡”而不是外号“二狗”了,看来她是真正全心全意的接受我了;并且还想回去拿小雨衣在凉棚里和我亲密接触,帮我消消火,这也太好了吧!

虽然我心里非常想把沈燕按在凉棚的凉床上就地正法了,可我体内的自然阳气环不是她能够承受得了的,一个不小心就会使得沈燕体能阴阳失调;

冬梅婶跟了我师傅这么多年,每次都还要休息两三个星期,沈燕这个小虎妞跟了我才一个多月,是不可能承受得了的。

我只得弯着腰迅速离开了沈燕家的小院,我怕再不走,就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会把沈燕给就地正法了。

“呼——吐——,呼——吐——”

我一边往山腰上的木屋赶,一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想把体内蠢蠢欲动的原始冲动给强行压了下来,可由于这冲动太过猛,即使我回到山腰上,下面支起的硕大帐篷才消了一大半,还有一个小突起。

上了山腰,我眯眼一看,发现在鸡舍旁狗窝里趴着的小黑听到响动之后,抬了抬头,抽了抽鼻子,闻到是我之后,又低头睡下了。

小黑这家伙就不能起来迎接我一下,我鄙视了一下它,走到鸡舍旁,向里看了看,发现土鸡都已经回了鸡舍,正在里面睡觉,一切正常。

我回了木屋,点了煤油灯,坐在椅子上等起冬梅婶来。

现在我丹田内的自然阳气环在沈燕的挑逗下已经碎了,原始的冲动遍布我的全身,我现在就像个火药桶一般,一点就着,如果今天冬梅婶不过来的话,我半夜就得肚子痛了。

好在村长马富贵这货虽然在村里十分强势,可在家里似乎只是个银洋腊枪头——一点也不中用,冬梅婶每次说晚上要过来,都过来了,没有一次失约,有一次还在我这里睡到第二天一大早。

之所以冬梅这样做她男人——也就是村长马富贵——都没有发现,最主要是冬梅婶的一套按摩手法,只要冬梅婶给她男人——也就是村长马富贵——按上一按,村长马富贵就能呼呼大睡上一晚上,打雷也不会睡。

原本我以为是冬梅婶的手法好,才会有这样的效果,因为有几次冬梅婶也给我按了背,确实让我十分舒服,好想美美的睡上一觉。

可上一次冬梅过来之后,我无心一问,冬梅婶才告诉我,原来不是她手法好,而是她自己一个不小心弄出了一套按摩的方法,能让人熟睡过去。

原来冬梅婶当年跟我师傅钱来福学习背部按摩的时候,有一次,她拿自己男人——村长马富贵——来试验一下自己学会没有,她不小心把背部按摩的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给颠倒了,这一颠倒,居然能让人熟睡,虽然按摩的效果不是太好。

可由于《养性延命录》这本古书上记载的东西,即使按摩效果不太好,也是十分服务的,再加上能让人熟睡的功能,这可把冬梅婶给乐坏了,以后跟我师傅钱来福幽会,不用担心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