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马春姐,你、你怎么——”

我摇了摇头反应过来,可一时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

马春姐白了我一眼,问:“我怎么了?”

“没、没!”

我摇了摇头,想起身,突然想起自己下面还支着小帐篷呢,只得半躬着身,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假装十分不好意思的让马春姐过来坐,并说了一句。

“只是没想到马春姐会回来,有点太突然了,太突然了。”

“突然什么。”马春姐又白了我一眼,径直向我走了过来,并说,“下午你没看到阿杰吗?”

看到马春姐居然直接向我走了过来,我只得无奈的笑了笑,幸福也来得太突然了吧!

我伸手把马春姐拉到我腿上坐下,说:“吴杰哥不是跟那些人一起过来的吗?我以为就他一个人来了。”

“不是你让我看着阿杰的吗?”马春姐用青葱玉指点了我的额头一下,说。

“这个——,看来马春姐很稀罕吴杰哥啊!”

这话我好像是一个多月前说的,那个时候吴杰哥看到李萍萍之后像看到知音一般,我怕吴杰哥变心才这么一说,难道之后马春姐就一直有事没事就跟着吴杰哥,如果真是这样,马春姐还真是挺稀罕吴杰哥的。

“稀罕个鬼!”

坐在我腿上的马春姐,一伸腿,跨在了我的身上,双手勾着我的脖子,继续道:“是阿爸叫我回来的,晚饭之后还跟我悄悄说,以后要多看着点阿杰,我知道那个什么李萍萍的事,就阿杰那个小身板,我一个都满足不了,还想再找——”

马春姐在“找”字上拖了一个长长的尾音,跨上我身上的身体向前一送,顶了一下我支起的小帐篷。

这真是幸福来得太太突然了,马春姐过来的目地十分明显,就是来求欢的,并且还是主动出击。

她这一顶,让我刚刚苦苦镇压下来的大帐篷一下又顶了起来。

“啊!”马春姐突然被顶到,叫了一声,低头看了一眼,说,“怎么会——这么大!二狗,你干嘛了?”

要知道我和马春姐是亲密接触过两次的,对于我的大小,她肯定是知道的,可现在我下面支起的大帐篷可比她上次感受到的大了一圈,她自然是十分惊讶的。

“这——”

“你不会是吃药了吧,这对身体不好啊;可——屋里没有女人啊,你吃药是为了等谁?”

马春姐打断了我,突然来了一句,而说完之后,马春姐想到了什么,扫了扫木屋。

要知道我对于马春姐的过来十分惊讶,也就是说我并不知道马春姐会过来,可刚才我就支起了小帐篷,现在帐篷还变得硕大无比,马春姐马上猜测我是在等某个女人。

“没有,只是再次看到马春姐太激动了,所以就——”

我说着一起身,抱着马春姐就向木床那边走去。

被误会成吃药我也不好解释什么,再说我也不能说是在等冬梅婶吧,只得转移话题,既然马春姐是来求欢的,那么就让马春姐回到这个主题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