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看着右手背上的鼻血,我连忙一伸手,想从床底下的被子上扯些绵絮出来给自己止血。

可我的手刚一接触到被子,丹田里的根气团突然一颤,腹部一阵绞痛,让我整个人一点力气也提不上来。

不是吧,现在离午夜还有一两个小时,我肚子怎么提前痛了!

我抱着肚子在床旁边打滚,额头又冒出了一排排汗珠。

现在的我,鼻血没办法止,肚子又痛了起来,这真是祸不单行啊。

最要命的是,我现在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即没办法止血,又没办法自己解决,这怎么办?

就在我整个人缩在床旁边等死时,冬梅婶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她把手伸在嘴边,给我做了个不要说话的动作,这个动作有点多余了,我现在肚子疼得想说话也说不出来啊。

而冬梅婶似乎在外面已经偷看了很久,进了木屋之后,一边向我这边走来,一边脱衣服,来到我面前时,冬梅婶已经一丝不挂了。

看到冬梅婶白晃晃的身体,我整个身体突然爆炸开来,下面支起的大帐篷又高了一分,整个人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就扑向了冬梅婶。

“你啊,这么猴急干嘛,先把鼻血给堵上再说!”

“啊——!”

……

一个多小时之后,我鼻子上塞着两团棉絮,抱着怀里一丝不挂的冬梅婶倒在木屋的地上。

怀里满面潮红的冬梅婶伸手打了一下我胸口,说:“别在这里躺着,半夜地凉,去床上。”

“这个——好吧!”

我点了点头,抱起冬梅婶,躺到了床上正熟睡着的马春姐旁边。

而抱起冬梅婶的过程中,不小心动了动冬梅婶的身体,冬梅婶眉头一皱,又伸手打了打我。

“你小子!”冬梅婶狠狠的打了我一下之后,说,“怎么搞成这样了,弄得师娘我差点被你给玩坏了。”

“对不起啊,冬梅婶。”

我挠了挠头,刚才那种情况下,只能粗暴一点了,不然我非得被肚子痛弄死不可啊。

“今天真是情况特殊。”我十分不好意思的看着冬梅婶,说。

“哼!”冬梅婶白了我一眼,说,“说说吧,今天除了春春之外,你还招惹谁了?”

“这个——”

“快说,只有春春一个是不可能让你急火攻心的!”

听到冬梅婶这么一说,我知道没法瞒了,只得把今天晚上早些时候去见沈燕的事给说了一下,连什么原因也原原本本的说了。

对于我和沈燕的计划冬梅婶一点兴趣也没有,她反而更关心我是如何把沈燕这个小虎妞给征服的,让我详细的给她好好说一说其中的过程。

我一听,满头黑线,冬梅婶关心的不应该是我怎么会跟她女儿——也就是马春姐——在一起的?还有她男人——也就是村长马富贵——想要让她女婿吴杰进乡里的脱贫工作组,这两件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