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虽然马春姐醒得早,可我们在床上来了一个多小时的晨练,外面天已经大亮了,虽然现在视查组不可能过来,但村长马富贵有可能已经让沈燕去乡里买塑料布了。

再说我还没有通知大奎哥呢,如果大奎哥有事外出的话,那就麻烦大了。

我穿好衣服之后,转头看了马春姐一眼,看到马春姐幽怨的看着我。

被马春姐这样看着,我不由得好笑,伸手刮了马春姐的鼻头一下,说,下次有空一定不下床,和她一起把她梦到的姿势全部还原,让她没有遗憾。

马春姐一听,小脸通红,唾了我一口,让我快走、快走。

我笑着出了木屋,马春姐也太强悍了,这点肯定是随冬梅婶的,而刚才我们俩人还原的姿势,还真是昨天我和冬梅婶在地上做过的!

看来昨天我按背的手法没有冬梅婶好啊,没能让马春姐处于完全熟睡之中,雷打也不会醒,不过马春姐没有看到冬梅婶的样子就好了。

我出了木屋之后,让小黑在山上守着,晚点再给它做早饭就匆匆的下山去了。

由于我和大奎哥是发小,他家我闭着眼睛就能到,来了大奎哥家,我敲了敲门,是大奎哥的媳妇开的,我连忙问大奎哥在不在家。

虽然秋收之后,村里各家都不是很忙了,但大奎哥他们家地多,也不能让地给撂荒了,不然明年怎么种庄稼,大奎哥今天和守根叔都下地去了。

我一听,连忙向大奎哥媳妇道了声谢,跑向大奎哥他们的地里,找到了大奎哥。

大奎哥正在和他爸守根叔一起锄地,我过去之后,把大奎哥拉到一边把事情一说,大奎哥自然是十分愿意帮忙的,不过这事得他爸同意。

我一想,转了转眼睛,跟守根叔说,我过来是找大奎哥有点事的,是脱贫小队的事,要让大奎哥帮帮忙。

守根叔一听,虽然不太高兴,但最后还是手一挥放我们走了;

上次脱贫小队扩建,守根叔他们也交了钱加入了脱贫小队,现在我这个副队长过来找大奎哥说有脱贫小队的事要帮忙,守根叔即使不乐意,也得放我们走。

我和大奎哥一离开田里,就分成了两路。

一路是大奎哥去和沈燕汇合,我和沈燕之前已经约定好了一个地方,在离村头一千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小土堆,沈燕就在那里等大奎哥;

而另一路则是我,我要跑回山腰,喂小鸡仔们和等着村长马富贵和视查组的众人。

我回到山腰上后,看了看日头,发现已经快十点了,我连忙向鸡舍那边跑去。

鸡舍里长大的土鸡们正在“咯、咯、咯……”的叫着,看到我之后,它们叫得更欢了。

我麻利的给他们弄好饲料投喂下去,再随便煮了些吃食填了填肚子,给小黑喂了一些,小黑对于随便的吃食意见很大,可也没办法,只得不爽的吃了几口,就不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