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看到村长马富贵突然这么重用我,我不由得好笑,他果然是个人精啊。

之前沈燕刚当上脱贫小队的队长,由于有事要求着沈燕,就重用沈燕,疏远我,和沈燕谈事的时候,还把支开;

现在利用完沈燕,包山养鸡进入了正轨,马上又把我给提了出来,我感觉即使沈燕没和村长马富贵闹矛盾,他也是会疏远沈燕的;

因为沈燕毕竟是大学生,还是党员,相比于沈燕来说,我只是个初中都没有毕业的党员而已;再加上我和沈燕似乎不太和,用我来压制着沈燕是最好不过的了。

如果村长马富贵知道我已经不知道睡了沈燕多少次了,他会怎么想!

沈燕这个小虎妞可以说十分奇葩,在表面上和我相处时,还是那样,有时她说上三句话,就能堵得我想抓住她,好好的打她一顿屁股。

现在好一点的是,由于上次沈燕跑过来在我面前哭诉、痛骂村长马富贵,我一下主动把她给征服了,就连着征服了她的心,我们的关系更亲密了,再打沈燕屁股,我不会觉得那么奇怪。

在白天,沈燕气得我想打她屁股时,我会把次数给记下来,等到下一次她找我,要我睡她的时候,把她一把抓住,翻个身,“啪、啪、啪……”的打她屁股。

我有一次和沈燕大战之后,跟她说,能不能在白天人多的时候给我点面子,不要三句话就堵得我十分抓狂。

可沈燕对我说的一番话却让我十分无语。

沈燕告诉我,在那次她过来木屋这边向我哭诉的时候,我主动把她给征服了,让她心里其实也认可了我是她的男人,应该对我好一点;

可后面沈燕报着这种心里一看到我脸就会红、不敢跟我说话,两天之后,沈燕觉得这很不像她,于是她试着抛弃了这种想法,就当我和她什么关系也没有,反而感觉十分好,十分开心。

于是沈燕就一直抱着这种想法——当我和她什么关系也没有——和我相处。

我当时一听,不由得想,你是爽了、高兴了,可苦了我啊。

沈燕把话说完之后就问我,她是不是很奇怪。

我当时是十分想点头的,可想了想,摇了摇头,对沈燕说,人活着就是为了开心嘛,你开心就好。

沈燕笑了笑,对我说,这话她爱听,如果我刚才点头的话,她就不和我好了。

我一听,在心里长出了口气,还好我看到过好多奇怪的事,例如:师傅钱来福,丹田里的根气团,月婷嫂子做的那些衣服……

相对于我看到的这些,沈燕这个小虎妞的奇怪也还好吧,可能她就是喜欢怼我吧,我是她男人也只好忍了,实在忍不住,晚上打她一顿屁股也就好了。

而表面上沈燕见到我之后时不时怼我,让村长马富贵看在了眼里,理解成我和沈燕不和了,这我也没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