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上次我来镇上买鸡苗,是租住过一个便宜旅馆的,一晚上没有几块,于是我假意拉着李萍萍去镇上的长途汽车站,等到路过那个便宜旅馆后,我将李萍萍架了进去。

李萍萍一看,问我要干嘛,我只得说,我也要在镇上过一夜,坐不惯长途汽车站里的椅子,我们就在这边住一晚上吧,很便宜的。

我这么一说,李萍萍看了看我,不说话了。

就在我准备让旅馆的前台大娘开两个房间时,李萍萍拉了拉我,对我说,让我只开一个房间,不然她就不住了。

我听了之后,愣了一下,这一个房间怎么住啊,就一张床,虽然李萍萍长得确实还不错,看起来英气逼人,可我和她其实也只是泛泛之交,还没有她和吴杰哥接触得多。

可李萍萍说了只开一个房间,不然她不住了,我只得点了点头,收回刚才的话,让前台大娘给我开一个房间。

前台大娘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李萍萍一眼,笑了笑,给了我一把钥匙,还说了一句,里面什么都有。

我明白前台大娘的意思,她说的是里面小雨衣啥的什么都有。

这——,误会啊!

我连忙把李萍萍扶向里面的房间,而李萍萍似乎也明白大娘是什么意思,小脸一红。

看到李萍萍红了脸,我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并没有去看她,而是目不斜视的把她扶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之后,我让李萍萍在床上好好休息,我去给她弄点吃的回来。

我们俩今天下午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东西,我把李萍萍扶进来之后,肚子“咕噜噜、咕噜噜、咕噜噜……”的一阵抗议。

要吃晚饭,我突然想到自己的发小赵铁柱来,赵铁柱可是在镇上南面的迎宾饭店当厨师学徒,而想到发小赵铁柱,我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想到这件事之后,我一拍手,感觉自己太聪明了。

我连忙出门,自己匆匆的吃了碗阳春面,再端了一碗给房间里的李萍萍,让李萍萍吃完面之后在房间里好好休息,我出去有点事。

李萍萍看我十分着急的样子,开口想问我要去干嘛,可最后却没有说出口,只是对我说了句谢谢。

我一听,自然是对她说不用谢了,并说,我还要谢谢她呢,当初包山养鸡去她那儿取经,她什么都说,这事我还没说谢谢呢。

李萍萍听我说到这件事之后,笑了笑,说这都是小事,不用谢的。

最后,我只得耐着性子和李萍萍又聊了两句,再让她好好休息,我可能要晚一点回来。

离开旅馆之后,我直奔镇的南面,也就是发小赵铁柱在当厨师学徒的迎宾饭店方向。

由于镇南面好吃的东西很多,我过去之后,虽然肚子里吃了一碗阳春面,但现在正好是饭点,好多东西或烧或烤或炸,弄出来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我闻到之后,直流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