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我看到丁香嫂子和雪儿跑出堂屋,一个向大院右边自己住的屋子跑去,一个向堂屋旁的灶屋跑去。

“这是出了什么事?”

我一把拉住从我身边经过的丁香嫂子,问。

一脸焦急的丁香嫂子看到我后,差点哭了出来,我连忙安慰了一句,丁香嫂子告诉我,她公公——也就是村长马富贵回来了。

把这事说完,丁香嫂子就挣开我的手,去右边她住的屋里抱被子去了。

村长马富贵回来了?

我一听,愣了一下,没想到村长马富贵会现在回来,还好刚才我回去了一趟,给小黑送晚饭,不然我一直呆在这边,被回来的村长马富贵给撞到,那就不太好了。

要不要进去看看呢?我皱了皱眉头。

想到冬梅婶、丁香嫂子和雪儿的慌乱,我感觉肯定是出了大事,反正我是才进来的,也好解释,于是就快步向堂屋那边走。

进了堂屋,我走到里屋旁,伸头向里看了看。

里屋内,村长马富贵盖了两床厚厚的被子睡在热呼呼的炕上,可即使这样,他还是弓着身,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好像非常冷。

并且现在的村长马富贵脸色焦黄,好像正在生着大病一般。

“富贵、富贵,你咋拉?”

一旁的冬梅婶压在被子上,不让村长马富贵乱动,并小声的问道。

“冷、冷,咳、咳!”

脸色腊黄的村长马富贵小声的说着,并咳嗽了起来。

这是——

我看着村长马富贵的模样,皱了皱眉头。

就在我正在一旁看着时,去拿被子的丁香嫂子跑了进来。

冬梅婶一看,连忙抢过丁香嫂子手上的被子,给炕上的村长马富贵盖上;可即使盖了三床被子,村长马富贵依然还是弓着身子,说冷。

“这可怎么办啊?”一旁的冬梅婶看着炕上的村长马富贵焦急的说着,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虽然现在非常冷,可在炕上的话,普通人盖一床被子就好了,村长马富贵盖了三床,还说冷那就不正常了。

“要不去找苗叔!”丁香嫂子在一边说了一句。

苗叔是我们这十里八乡的赤脚医生,平时有个头痛脑热,他能帮忙看看,开的药有时候很好使,有时候也不太好使,现在这种情况不知道苗叔能不能看到。

冬梅婶一听,想了想,说:“丁香你在这边看着,我去隔壁村找苗大脚。”

现在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苗叔在隔壁村,丁香嫂子去的话,小宝怎么办呢,只能是冬梅婶自己过去。

就在冬梅婶转身准备离开时,我开口说:“让我看看。”

我过来的时候,冬梅婶已经看到我了,她听我这么一说,问:“小——二狗,你知道怎么看?”

“这个我只有五层不到的把握!”我挠了挠头,说。

村长马富贵现在这个样子非常像《养性延命录·按摩疗伤篇》里记载的一种病,似乎是风寒入了肺,再怎么盖被子烤火也是解决不了的,非常用溢出的根气来按摩疗伤,把肺里的风寒去除掉,才能彻底的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