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正在配制给力丸的我听到小黑的叫声后,抬了抬头,向它摆了摆手,让它一边玩去,现在正是配制给力丸的关键时候,错了一步,这药就得全毁了。

虽然现在我身上的给力丸存货就有十来颗,但这都是钱啊,弄好了,我又能我留下好几颗来。

“先是这个,再是这个……”

……

十来分钟后,我将配制好的给力丸装在小巧的木盒里。

今天运气不太好,这一副十颗给力丸居然只有五层的成功率,也就是说这一副配制好的给力丸要全部送去给黄大老板,不过上一副有六层的成功率,我这次能留下六颗来。

自从上次我和黄大老板商量将时间变成五天给他五颗给力丸后,他把给我的药材翻了陪,现在我手上的给力丸是越囤越多,有时候我也偶尔自己吃一两颗,其实的则放在家里,以备不时之需。

“汪!”小黑又叫子一声。

我把给力丸的用小巧的木盒收好,收拾了一下桌子,就出门向村长马富贵家的大院走去。

这两天里,村长马富贵虽然已经被镇上的医院再次确认得了绝症,可他不让我们把这事说出去,自己像没事人一般;

由于咳嗽在吃了一天药之后好了,村长马富贵就像平常一样去村委会管起事来,一有空就有他单独的办公室里坐着,看看文件,喝喝茶,跟平时一模一样;

而丁香嫂子和冬梅婶也没有那么伤心了,一个看着小买部、照顾小宝;一个跟我们做好吃的,每天都不重样;只有雪儿还是非常伤心。

雪儿这两天总是在自己的屋里哭,我劝了好几次都没用,后来冬梅婶跟我说,让雪儿哭一会吧,不用劝了,过段时间她就会想通的。

我看劝说雪儿确实没什么用,就让她好好的哭一场,发泄发泄说不定还真能好,不过晚上过来蹭饭,我还是会去雪儿房间哄哄她,让她不要这么伤心了。

来到村长马富贵家的大院后,我看了看雪儿的房间,发现雪儿又躲在自己的房间里。

我在给灶屋的冬梅婶打了个招呼后,去了雪儿房间。

“咚、咚、咚!”我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吧,二狗哥!”雪儿回了我一句,并没有带着哭腔。

我一听,雪儿今天居然没有哭,看来让她自己安静安静还真是有好处的。

推开门,我走了进去,看到雪儿居然趴在桌上认真的做作业。

雪儿上次跟我说她不想读书了,想跟退给我,她就有一些抵触学习,那时候她爸不让她来见我,她就悄悄不学习来消极抵抗,抓住空就去找我,今天居然趴在桌子上做作业,就有些稀奇了。

“雪儿!”我轻轻的唤了一声雪儿。

“嗯,二狗哥。”雪儿头也不转过来的回了我一句。

我一看雪儿居然这么爱学习,就打起的说:“雪儿是想赶紧考个好大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