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由于缠绕在我异变根气团外面的那一丝根气环量非常少,即使我已经省着用了,但最后还是有几个穴位并没有注入根气。

不过即使这样,村长马富贵全身颤抖、神志不清、说冷的情况已经大大的得到缓解,给他盖上两层被子后,他能不再说话,沉沉的睡了下去。

“呼!”

我长吐了口气,看了眼炕上的村上马富贵,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这是我第一次用根气来帮别人按摩疗伤,感觉又累又消耗心神,只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休息。

冬梅婶看炕上的村长马富贵已经没有大碍了,马上吩咐丁香嫂子和雪儿,把里屋收拾一下,把热水端走,把多余的被子抱回去,收拾完后,各自回房去休息。

端着热水的雪儿想留下来看着阿爸,被冬梅婶赶走了,说这里有她就好了,雪儿今天去镇上也累了一天,明天可能还要尽快呢!

嘟着嘴的雪儿看了眼床上的村长马富贵,再看了看我,只得点了点头,端着热水去了灶屋。

而丁香嫂子正准备抱着一床被子回屋睡觉,却突然被冬梅婶给叫住了。

冬梅婶叫住丁香嫂子后,把一旁的那个绿色布包递给了丁香嫂子,说,这东西应该是村长马富贵要交给她的,现在就给她好了。

丁香嫂子摆了摆手,不要那个绿色布包,抱着被子出去了。

我看了看冬梅婶手上的绿色布包,十分好奇,刚才村长马富贵突然清醒过来,就是想把这个绿色布包交给丁香嫂子,里面有什么呢?

一旁的冬梅婶看我盯着绿色布包,伸手点了点我的额头,问我在想什么呢?

我连忙摇了摇头,说,没想啥,并岔开话题,问冬梅婶,村长马富贵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冬梅婶回答说,村长马富贵是在我走后没几分钟就回来了,回来时弓着身、双手紧紧的抱着这个绿色布包。

原本村长马富贵突然回来,雪儿自然是非常高兴,她今天特意跑去镇上寻了一天没有寻找,现在回来了,自己阿爸也回来了。

可雪儿一过去,她阿爸——也就是村长马富贵,却一下向旁边倒去,雪儿自然是马上跑过去扶着。

雪儿是个女儿,现在也就十六岁,哪能扶住她阿爸,马上叫冬梅婶。

在灶屋里的冬梅婶听到后,冲了出来,扶着村长马富贵就进了屋。

村长马富贵一进屋后就发病了,不停的说自己冷,并且全身颤抖,冬梅婶一看,马上把村长马富贵扶到炕上,想把他外面的衣服给脱了、把绿色布包放到了炕头。

可村长马富贵就是不让冬梅婶把他怀里的布包拿走,还是冬梅婶大声的说,不把绿色布包拿走,只是放到炕头,村长马富贵才松了松手。

后来冬梅婶给村长马富贵盖了两床被子后,村长马富贵还是觉得冷,于是就让丁香嫂子再去她屋抱一床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