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黄静不知道是太高估了自己的气场,觉得自己能够震住动手;还是太低估了发疯的谢秋菊,以为她会冷静一些,不敢在迎宾饭店动手。

等到谢秋菊一个大巴掌正的快要扇到她脸上时,她只得扬着头,惊恐的闭上了眼睛。

站在旁边的我可是知道愤怒下的人什么也干得出来,杀人也有可能,谢秋菊在向前动手的时候,我就一个箭步跑到黄静身边,一伸手就抓住了谢秋菊那肥大的手臂。

“你是谁?”谢秋菊的手被我抓住后,挣扎了两下挣脱不下来,立刻瞪着我吼了一句。

“我——”

就在我刚想说,我只是店里的一个普通人,我肯定是不能把自己的身份给说出来的,这谢秋菊和那个卫聪两个人能在迎宾饭店这样闹事,肯定是大有来头的,我告诉他们我的真正身份不是找死吗?

可我刚开还没说到两个字,那个谢秋菊马上一扭动,对身旁的两个壮汉吼道:“你们他妈的愣着干嘛,快过来帮忙啊!”

那两个壮汉刚才被黄静的气场给震住了,似乎没想到会来迎宾饭店闹事,一时不敢上前,我从他们身边跑过来的时候也没阻止,现在看真的要打起来了,眼睛一转,想到好像谢秋菊还没给他们钱,不出点力,钱可能拿不到,就一撸袖子准备帮忙。

“你们过来试试!”

我一看,马上也是大声的吼了一句,并眼睛一瞪的看着这两个壮汉。

要知道我可是一米八的大个,足足比那两个人高出一个头,再加上我被御女损益术不断滋养的身体,那是真正的强壮,不像他们外强中干,这种自信是从内而发的,两眼犹如发光般的瞪了他们一眼后,他们俩马上被我的气场给震住了。

这就是内实在的表现,还别说现在我身体的强悍程度,打这两个壮汉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你们!”谢秋菊一看,那两个人停住了,马上吼道,“妈的,刚才就不应该雇你们这两个怂货,钱加一陪,把他们往死里打,出死包在我身上。”

谢秋菊一看,气得鼻子都歪了,可她手被我抓住,挣扎了两下都挣不开,只得靠身边这两个壮汉过来帮忙,至于身后的男人卫聪就别指望了,她只得加价。

真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两上打手听到谢秋菊说的钱再加一陪,马上眼睛一亮,也不怕我霸气侧露的气场了,一扬手就要打我。

我一只手必须得抓住谢秋菊,不然谢秋菊这个悍妇打上黄静的话,黄静这个文静女人肯定是没有招架之力的。

现在我能用的只有另外一只手,看两个打手伸着拳头向我扑了过来,我只得把空着的左手一伸、一推。

还有这两个打手不是不起向我打过来的,他们俩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我伸手抓住前面打手的右手后,一个斜推把他推向了另一个刚打过来的人,两人一下撞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