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什么!我想不想娶雪儿?”

村长马富贵突然这么一问,一下把我给问愣住了,我还以为我听错了,直愣愣的看着面前的村长马富贵。

“咳、咳!”村长马富贵又一阵剧烈的咳嗽,问,“二狗,你到底想不想娶雪儿?”

听到村长马富贵再这么一说,我发现我没有听错,村长马富贵居然问我想不想娶雪儿,这,这是什么陷阱吗?

“想、想、想!”

不管是不是陷阱,既然村长马富贵这样问了,我自然是要马上立刻肯定的回答。

“咳、咳!”村长马富贵又咳嗽了两声,说,“那你得倒插门!”

倒插门?!

我听村长马富贵这么一说,十分古怪的看了村长马富贵一眼。

要知道在我们这些小山村里,对于男人来说,倒插门是一件十分羞耻的事,因为你生的娃要跟女方姓,有的强势的家庭还让男人也改姓。

只有那些家里条件非常差,而女方条件不错,但家里没有男丁的人家,才会这样弄,一般家里条件稍好一些的人家,都是不会让自己儿子倒插门的。

这也是为什么村长马富贵听说自己儿子马雷去给别人倒插门后,被气得差点病倒了;后来实在想不通,还不管不顾的一个人跑去南方想把马雷给寻回来。

而我呢,虽然家里没人了,但养父死后给我留下了一大笔补偿费,娶个媳妇完全没有问题,是不需要倒插门的。

村长马富贵看我不说话了,马上说:“不愿意——”

“没!”我马上打断了村长马富贵的话,说,“我愿意,我愿意,倒插门就倒插门,只要能娶雪儿我就愿意。”

难得村长马富贵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反感我跟雪儿来往了,还让我娶雪儿,即使他现在是逗我的,我也得我态度拿出来不是。

再说其实我对倒插门这种事并没有什么反感,因为我就是个弃婴,是养父把我捡回来的,我真正姓什么我也不知道;如果养父还在世的话,肯定是不会让我答应的,不过现在就我一个人了,我说了算。

“那行!”村长马富贵点了点头,说,“不过,你还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还有一个条件!”我眨了眨眼睛,连忙问,“什么条件?”

村长马富贵说:“你要把小宝抚养成人!”

“这个!”我想了想,看着村长马富贵说,“丁香嫂子同意吗?”

要知道并不是我答应村长马富贵要抚养小宝就能抚养的,因为丁香嫂子可是小宝的妈妈,她不同意的话,我也是没有办法的。

虽然我知道如果我要抚养小宝,丁香嫂子一定是会同意的,但我还是要这样问,不然村长马富贵这个人精可能会看出其中的问题来。

“这个没有问题。”村长马富贵看了我一眼,说,“我今天问过丁香,她说她是不会再嫁人了,以后会一心抚养小宝,你娶了雪儿后,一定要帮帮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