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吃晚饭的时候,丁香嫂子把村里传的村长马富贵生了生病的消息给我们说了。

因为有人去小买部买东西的时候,问过丁香嫂子,说村长马富贵在下午开始的时候咳嗽的都快喘不上气了,是不是得病了?

丁香嫂子说不知道把那人打发了,后来又来了两拨人问这事,丁香嫂子都只得苦笑着把这些人给打发掉。

这件事村里人迟早也是会知道的,我看了看村长马富贵,问他,要不要就把这事跟村里人说了算了。

村长马富贵摇了摇头,对我说,等到明年沈燕他们去了乡里再说,反正过年只有两三天了,沈燕他们初八就要去乡里报到,也就十来天,他还是撑得住了,再说现在村里也没什么事,他都不用去村委会。

我听村长马富贵这么一说,我知道他是想拖时间,等沈燕去了镇上报到,把我弄到脱贫小队的队长后,再过几天把自己生重病的事说出去。

虽然村长是各个村自己选出来的,但你生了生病自然是不能再当村长了的,这也是为什么村长马富贵在年底的总结大会上这样咳嗽后,马上就有人向丁香嫂子打探消息。

一个村的村长,在我们这些小山村里,天高皇帝远的,权力非常大,自然这个位置就会有很多人眼红,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

一个人想要当上村长,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先得组织上面认可,再加上自己本家在村里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由于村里的村长是由村里人自己选出来的,自己本家在村里没点势力的话,在选举的时候就十分吃亏,即使是组织认可,有可能都会选不上。

而村长马富贵在我们河口村,他周姓的本家,其实势力非常一般,还没有沈家强,不过他能打败众多对手被村里人选上,成为我们河口村的村长,并且一直做村长做到现在;除了他本身能力很强之外,主要是他们周家在县上还有一个关系;

这个关系其实都不是亲戚,不过每年村长马富贵都会带上村里的一些土特产过去和这家人窜窜门,联系一下感情。

这个事,我听村里人说过。

当年村长马富贵年轻力胜,能力非常强,得到了组织的认可,可由于周姓本家在河口村并不是很有影响力,他做为几个候选人之一,并不被大家看好。

就在离村长选举还有一个来月的时候,村头的大榕树下,突然有一辆汽车颠簸着进了我们河口村。

那个年代,能开汽车进村的人,不用看里面的人全都是大人物。

当时,全村人都不干活了,跑了过来,看是什么情况。

后来从车里下来三个人,一个是穿布衣的司机,一个穿中山装的老爷子,一个小女娃。

穿中山装的老爷子精神十分好,六十来岁的样子,一看就是大权在屋的人。

那个穿布衣的司机也十分神气,一来就让村里人把村长叫出来,当时的村长是现在副村长朱大喜的爸爸朱顺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