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有了老爷子这层关系,村长马富贵就一直坐着村长的位置到现在,而副村长朱大喜也十分配合,并没有说过什么。

如果村长马富贵生病的话,那就不一样了,这不是朱大喜的错,他也不用顾虑什么。

而我觉得,即使村里人知道村长马富贵生病后,他不能当村长了,朱大喜当上;年后,沈燕走后,我也是能当脱贫小队的队长。

现在的脱贫小队,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胜任队长的职务?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不过村长马富贵想要这样,我也不好说什么,他现在是病人,他想这样就这样吧,他开心就好。

“二狗,你去镇上和迎宾饭店谈得怎么样了?”

村长马富贵把自己生病的事说完,马上岔开话题,问我去镇上的情况。

“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只要我们有土鸡的时候,他们还会和我们合作的。”

我连忙回答,既然村长马富贵不想谈他生病的这件事,我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

“那具体的细节呢?”

“和之前的差不多,我看明年我们两个山头在包山养鸡的时候,得让另外一个山头推迟一个月,这样我们给迎宾饭店供货的时候,才能不那么冲突……”

“哦,为什么不能同时养啊?”

“是这样的,一起出拦太多的话,迎宾饭店吃不下……”

我只得把这事具体解释了一通。

其实我们和迎宾饭店的合作,只要我继续给黄大老板做给力丸,他肯定是不会终止的;只是供货的问题得好好的讨论一下。

我在从那个插腰悍妇的手上救下黄静后,和她谈了几句合作的事,黄静说合作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供货的话,她一时也只能吃下这么多土鸡,不能再多了!

由于迎宾饭店还需要农贸市场提供其他各类菜,所以她不能太得罪农贸市场的鸡贩子,不然他们搞个联合抑制她,她的饭店非得关门不可,现在只下我们这么多土鸡,已经是极限了。

黄静都这样说了,我自然是不能再说什么的,再加上李萍萍曾经就跟我说过,明年如果乡里全村推广包山养土鸡的话,那明年土鸡出拦肯定是会过剩的,我现在只能保证我们村的土鸡先不过剩,其他的之后再说。

想到这件事,我突然发现李萍萍说得很对,明年土鸡肯定是会过剩的,那么她想建一个土鸡处理厂的事,非常可行。

听到我的解释后,村长马富贵点了点头,我们就继续一边吃饭,一边聊起明白年脱贫生产队的一些工作来。

晚饭吃完后,丁香嫂子听到自己屋里小宝的哭声,连忙回屋奶小宝去了;

而村长马富贵又咳嗽了起来,连忙回里屋躺着休息;雪儿想帮她阿妈冬梅婶洗碗,被我打发回房间写她的寒假作业,我则一撸袖子,进了灶屋帮起冬梅婶来。

冬梅婶原本是不想让我帮她的,我打了个眼色,她一看,就跟一旁不太想走的雪儿说,让她快去写作业,年后可是有亲戚要走的,我过来帮忙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