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这是什么情况?

今天中午的时候,我在村口的河堤边是见过沈燕的,那时我和沈燕打了一个照面,她就转身离开了,似乎并不想见我和跟我说话,怎么晚上突然又想见我了呢。

难道是想跟我说清楚?

我想了想,感觉非常有这种可能,可说了又能怎么样呢?我现在已经和雪儿订婚了,再见沈燕的话也不能挽回什么了。

不过沈燕想见我,我肯定是要去见她的,只得过会先去趟村长马富贵家再去沈燕家了。

我拿着黑色布袋进了屋,再从炕下的暗格里把《养性延命录》给拿了出来,想再仔细的看看。

上次我看了好久后,发现那句根气可以滋润万物,受到了启发,我想把丹田里的那丝根气注入村长马富贵得了肝癌的肝脏里,现在我就需要好好的看一看怎样才能把那丝根气准确的注入村长马富贵的肝脏里。

《养性延命录·按摩疗伤篇》里虽然详细的记载了各种按摩疗伤的手法和人体的各个穴位,但对于身体内部的构造却并没有介绍,不过里面有一篇杂记里,就好像详细的记载过身体的内部构造。

之前我看《养性延命录》一直就仔细的看师傅钱来福批注那三篇,其他三篇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现在想把那丝根气注入村长马富贵的肝脏里,就得好好的看一看杂记里的一些介绍了。

我把书翻到最后一篇——杂记,发现杂记里全是文言文,还好我读过初中,学过一些文言文,看起来虽然十分费劲,但里面记载的十层还是能看懂五层的。

再加上里面有着不少图片,看了好久之后,我借着按摩疗伤篇里的一些内容,知道了怎样将根气直接注入肝脏和许多重要的内脏器官中。

明白怎样做之后,我把《养性延命录》收好,跟小黑说了一声,让它好好看家护院,就径直向村长马富贵家的大院赶。

现在冬梅婶应该把村长马富贵给弄睡着了,我过去之后把丹田里溢出的那丝根气注入村长马富贵的肝脏后,再去沈燕家跟沈燕见面,对她说声对不起。

确实是我对不起沈燕,这声对不起我是必须要说的。

来到村长马富贵家,我不得不翻墙进了院子,一进院子,我就听到了村长马富贵如打雷一般的鼾声,不用说,肯定是冬梅婶给村长马富贵按了按背,把他给弄睡了。

我连忙小心的潜进了冬梅婶他们的里屋,唉,我今天可是去救人啊,居然也要像做贼一样,真是!

想到这里,我无奈的笑了笑。

进了里屋后,冬梅婶正等着我,我向她点了点头,就直接走向炕上的村长马富贵。

由于我还要去沈燕那边,再加上我已经搞懂了怎样将丹田里的那丝根气注入村长马富贵的肝脏里,那就直接开始好了。

我来到炕边,看了眼炕上的村长马富贵,他正闭着眼熟睡着,一脸的安详;为了能够把丹田里的根气团注入他的体能,肯定是不能隔着衣服的,于是我准备伸手去给村长马富贵解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