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就在我准备走的时候,村长马富贵突然又叫住我,跟我小声的说,如果老爷子不在家的话,就把礼物交到门卫室那边让他们转交就行了,自己回来吧,不用傻等。

我一听,看了看一旁的村长马富贵,在我走之前突然这样交待,看来这种事他过去肯定是不止遇到过一次啊。

要知道村长马富贵可是每年初六都会去县里拜访那个老爷子的,这件事河口村的人都是知道,如果老爷子和村长马富贵的关系很好的话,那天肯定是不会走开的!

看来村里传的,村长马富贵之所以能做这么多年的村长不换,全是因为他县里的关系很硬,这硬度可不是太够啊!

不过我转念一想,那个沈老爷子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专门空出初六来等村长马富贵呢,他可是在县里都说得上话的人啊,忙着呢;

再说即使村长马富贵每年都跟老爷子见不到,可只要他初六带着礼物去县里,即使把礼物给了门卫,门卫也没有交给沈老爷子,这也表明着一种关系,不是吗?

即使村长马富贵跟县里的沈老爷子只有那么一丝关系,但这一丝关系到了乡里、村里,那可就会放大不知道多少陪了。

想到这里,我瞬间明白了村长马富贵的意思,对他点了点头,骑着自行车直奔镇上而去。

要去县里,就先得到镇上,再在镇上坐长途汽车去县里,这是最快的办法了,不过也要画上小半天。

今天村长马富贵原本是想他亲自带我去的,我们还起了个大早,可他突然咳嗽了起来,再去的话,带着病去给别人拜年是不吉利的,所以就只能我一个人去了。

由于我和村长马富贵起了个大早,我骑着自行车来到镇上还不到九点,于是我找到月婷嫂子和她发小开的服装店,把自行车寄存在了她们那儿。

由于月婷嫂子和她和发小柳淑芬并没有什么亲戚要走,初六的时候,她们的服装店就又正常营了业。

而月婷嫂子的发小柳淑芬看到我来了之后,两眼放出了绿光,恨不得把我给吞了,我知道她想干嘛,可现在要去县上,虽然时间还早,但县里我从来没去过,得留点时间找沈老爷子的住处。

但月婷嫂子的发小柳淑芬才不管我这些,好不容易逮到我,哪能让我跑了,硬是把我拉进了试衣间,我一看,不把柳淑芬这个小娘子给征服了,她是不让我走啊。

我只得花了大半个小时,在试衣间里把柳淑芬给就地正法,让她叫得连顾客试衣间都不敢进。

可月婷嫂子的发小柳淑芬那个欲求不满啊,还想再耽误我时间,我哪能让她坏了我拜访沈老爷子的大事,捏了一把她的翘臀,跟她说,晚上再好好收拾她,让她等着。

把月婷嫂子的发小柳淑芬丢在试衣间后,我摸了一把月婷嫂子的翘臀,说晚上我会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