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十来分钟后,我出了镇初中,就往农贸市场那边走去。

有了何校长的突然闯进来,我自然是什么事也没有的走了出来,至于那个小胖子,依然是要写检查和叫家长的。

至于何校长为什么会突然闯进冯主任的办公室,我身为男人,一看就知道了,看来何校长这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是想焕发自己的第二春啊!

只是漂亮的冯主任冯贝贝有没有这个心思我就不知道了。

看冯主任那干练的样子,似乎不像是靠着何校长上位的啊,这其中有什么关系呢,我自然是不知道的。

来到农贸市场,我从杨建军杨叔那儿取了自行车,杨叔在见到我之后,居然给我递了一根红双喜过来,说感谢我昨天的招待。

我只得笑了笑,回了一句,说,杨叔一直很照顾我们两,请吃顿饭是很正常的,下次有空的话,还得请杨叔吃饭。

杨建军杨叔一听,摆了摆手,说,一次就够了,下次他请好了。

和杨建军杨叔又聊了两句别的后,我就骑着自行车离开了镇上。

……

下午三点左右,我回到村里。

一回村,我把自行车推回自家小院,带上小黑,去了山腰的鸡舍。

到山腰的鸡舍,我就听到里面传来“即、即、即……”小鸡仔们欢快的叫声。

而小黑听到小鸡仔们的叫声后也是十分兴奋,围着鸡舍转了好几圈。

小鸡仔们被脱贫小队的人放到鸡舍后,那么开春的第一批土鸡养殖就开始了,后面我就要住在这边的小木屋里了。

就在我正准备去鸡舍里好好看看小鸡仔们的时候,副村长陈国富带着脱贫小队的几个人从另一座山头过来了。

副村长陈国富看到我后,连忙说:“二狗,你回来了!”

“嗯,副村长、大奎哥!”我点了点头,叫了一声副村长和在脱贫小队众人里的大奎哥。

“二狗,你来得正好!”副村长陈国富马上说,“我和大奎他们正在商量要怎样铺另一边的发酵床呢,你快过去交交我们吧!”

“好!”我点了点头,跟着副村长他们去了另一座山头。

……

十天后,下午三点左右。

我走到另一座山头,开始帮副村长陈国富用栅栏把鸡舍里的小鸡仔们赶出来晒一会太阳。

这十来天里,副村长陈国富拿出了不懂就问的精神,时不时就从另一个山头跑过来问我一些包山养鸡的问题;

我看副村长陈国富这么好学,就把我知道的东西一股脑的全部告诉了他,有些他没问的也告诉他了;有时候还会手把手的教教他,让他快点上手。

我知道副村长陈国富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这也不是啥秘密是不,再说我如果不教他的话,我一个人管两个山头也是忙不过来的。

就在我正和副村长陈国富在第二座山头忙活时,村长朱大喜突然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