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回到村长马富贵家的大院,雪儿正在院子里抱着小白玩,看到我推着一辆新自行车过来后,马上向我跑了过来。

雪儿知道我买了自行车后,马上让我骑着自行车载她一圈,我自然是答应下来,反正离吃晚饭的时候还早着呢。

在堂屋里烤火的村长马富贵看到我回来后,从窗口看了看我和雪儿玩,并没有叫我们,而是在火堆处又咳嗽了超声来。

我载着雪儿来到村口的大榕树下,问她今天咱爸怎么样了,咳嗽好点没有?

雪儿摇了摇头,说还是老样子,还眼圈一红问我,阿爸是不是要死了。

我一听,马上停了自行车,把雪儿抱在怀里,对她说,不会有事的,凡事有我在呢?

雪儿听了我的话后,并没有哭出来,还说,她不能哭,阿爸看了之后会不高兴的,她不能哭。

我只得拍了拍雪儿的后背,希望晚上再注入的一丝根气,能把咱爸给弄好一些,起码也得把咳嗽给弄得轻上一些才好。

“雪儿、吃饭了!”

就在我正在榕树下安慰雪儿时,不远处村长马富贵的大院里,响起了冬梅婶的叫唤声。

我马上载着雪儿回了大院,给冬梅婶帮起忙来。

……

“村长、村长!”

饭后,我提着给小黑的晚饭,准备离开,这时副村长朱大喜提了一些东西跑了过来。

“二狗,你这是要去哪?”

副村长朱大喜看到我后,问。

“回去喂喂家里的小黑!”我回了一句。

“二狗!”副村长朱大喜拉了拉我,说,“你先带我去见村长,这事过会再去,小黑饿一会也没事的。”

我一听,眼睛转了一下,副村长朱大喜拉着我去见村长,肯定是有事和我、村长马富贵说;

可小黑这货饿一会的话会对我翻白眼的,我只得对一旁的雪儿招了招手,让雪儿帮我把晚饭给小黑送去,再跟着副村长朱大喜进了堂屋。

村长马富贵刚吃完饭并没有直接睡下,而是坐在堂屋的右边烤火,顺便消消食。

副村长朱大喜进了堂屋后,把手上拿的一对酒和一盒营养品放到桌子上,问。

“村长,身体还好吧!”

“咦,大喜,你怎么来了?”

“正好有空过来看看村长嘛!”

“坐、坐!”

村长马富贵看到副村长朱大喜后,先是愣了一下,再一伸手,让朱大喜坐到他身边的椅子上。

副村长朱大喜坐到村长马富贵身边后,连忙也让我坐到了他旁边。

“大喜,最近村委会事多不?”

“不多,基本没啥事。”

“那就好,我现在生病了在家里窝着,村委会那边全靠你撑着了,辛苦了。”

“哪里,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对了,村长,你的伸请组织已经批下来了,发函慰问了你,让你主持下一任村长的选举!”

“那真是谢谢组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