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那我送送张指导和冯指导吧!”

苏村长说着,把我和冯宝宝往山下引。

而在下山的路上,苏村长又重新跟我提起发酵床的事,说他们村经过这件事之后,有点不知道要不要铺发酵床了,要不就用茅草代替吧。

我也知道苏村长他们的难处,马上对他们说,干脆这样,明天我再过来一趟,把真正的发酵剂给带过来,再手把手的教一教,苏村长他们铺一下发酵床。

苏村长一听,自然是十分高兴,连连身我,我自然是表示这都是我们脱贫生产队应该做的,是分内的事,不用这么谢我。

来到村口,我们送走千恩万谢的苏村长,就直接上了车。

一上车,我看着冯宝宝,直接说了一句。

“你要请我吃饭吗?”

要知道今天我很不爽冯宝宝了,过来一趟,睡觉就睡觉,还靠在我肩膀上,靠在我肩膀上就算了,居然流了我一身的口水,流了我一身的口水就算了,居然还不让我在大岗村吃晚饭!

民以食为天,更何况是我这种忙了一下,正饿着的人,不让我在大岗村吃饭,那你就必须要请了。

“行、行,快点离开就好!”

冯宝宝一听,居然没有拒绝就直接答应了下来。

我一看,马上指了指我的衣服,说:“还有这衣服!”

“没问题!”

冯宝宝点了点头,十分豪气,像一个土大款一般。

看到冯宝宝这样,我也只得不说话了,上车后,把双手在胸前一盘,靠在车里,眯起眼,休息起来。

而就在我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冯宝宝用手指戳了我一下。

“干嘛?”我睁开眼,看了看一旁的冯宝宝。

“我们换个边坐!”

“换边!为啥啊?”

“你不是让我给你赔衣服吗?这衣服现在还能废——利用一下!”

冯宝宝说着,指了指我右胸口的衣服。

我一看,瞬间明白过来。

原来冯宝宝这个小妮子,还想靠在我的肩膀上睡觉,只是现在我和她坐着的方向不对,她想靠过来的话,就得靠在我的左肩上;

我们过来大岗村的时候,左肩这边已经被冯宝宝的口水弄湿了,虽然忙了一下午,这边也干了,闻也散发得几乎没有,但现在有更好的选择,我的右肩,冯宝宝自然是会选择我的右肩,所以才要跟我换边坐。

又想靠着我的肩膀睡,我的肩膀就这么舒服吗?

我看了看自己的右肩,由于我的身体有着御女损益术根气团的不断滋养,虽然我没有变成像沈燕二爸沈二壮一样的孔武大汉,但手臂上的肌肉还是十分发达的,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

可我干嘛还要让冯宝宝靠在我肩膀上流口水啊?她那口水流在我的衣服上真是让人十分不爽!

“哼!”我鼻子一歪,说,“你靠在车门上睡觉不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