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就在我跟面容较好的女服务员正说着明天帮忙订位置的事,对面的冯宝宝看到小票后惊讶的叫了一声。

我一看,马上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惊讶的;

因为她也是在迎宾饭店吃过多次饭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这里的饭菜是出名的贵,我们这三菜一汤起码也要过百;

可我过来吃饭,是要打五折的,小票里的账单肯定是少了一大半。

“你们是不是算错了?”冯宝宝扬了扬小票,对女服务员说了一句。

这个冯宝宝也太实在了,居然这么一问,我张了张口,说:“是——”

就在我正准备跟冯宝宝解释一下,一旁面容较好的女服务员马上开口,说:“是这样的冯小姐,张老板是我们店的贵宾,他过来吃饭,是会打五折的。”

“五折!真的?”

冯宝宝一听,不敢相信的看了看女服务员,再看了看我。

“嗯!”女服务员肯定的点了点头。

得到女服务员的再次确认后,冯宝宝眨了眨眼睛,去前台付账去了;而我则在一旁跟女服务员继续说起明天订位置的事来。

之前订座位,我是通过黄静大美女来做的,这次我自己跟女服务员说,她也爽快的答应了,不过必须要收钱,我一听,连忙问她,我订座位收的钱能不能打五折,女服务员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那就订吧,反正明天又不是我收钱,至于我为什么要问打不打五折,只是一个习惯而已,再说,下次我可能要请沈燕或者、李萍萍来这边吃饭,也是可以订个位置的。

我把明天订位置的事说完,冯宝宝也把账结完了,于是我们俩人一起出了迎宾饭店。

一出迎宾饭店后,冯宝宝看了我一眼,说:“张凡,你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又问这个问题,我能是什么人,不就是打个五折吗?我难道还是镇长不成!

“你之前不是问过了吗?”我无奈的撇了撇嘴。

冯宝宝看了我一眼,小声的、声音微尖的说:“你在这里吃饭,居然能打五折?”

“这没什么吧!”我笑了笑,心里十分得意,表面却装得十分云淡风轻的样子,说,“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我是这里的贵宾,所以他们会给我打五折。”

“你觉得你给迎宾饭店送土鸡能解释得通这事?”

冯宝宝说着给我翻了一个好看的白眼,并没有再继续追问我下面的事,而是径直向镇政府方向走去。

我一看,自然是马上追了上去,总不能让一个女人在这黑灯瞎火的时候独自回家吧;虽然晚上镇里的路灯都亮了,但一个女人,走在大街上总是太过危险了。

追上冯宝宝后,我连忙问她,她住哪里,我送她回去,冯宝宝指了指镇政府的方向,说了句,她住镇政府后面的小区里。

我一听,我地个乖乖,住镇政府后面的小区里,那个小区可是我们镇里建得最好的小区,住里面的人也全都是镇政府的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