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冯宝宝说完话,抬头往我提着的大包小包里扫了一眼。

村长马富贵还真的带了一只土鸡过来,还是活的,用蛇皮袋装着,还弄了个口子,让土鸡的脑袋露了出来,方便透气。

而冯宝宝看到活这只活的土鸡后,十分高兴,拍了拍手,从自己的办公桌上站了起来,伸手就去掉那只土鸡。

拿着装土鸡的蛇皮袋,冯宝宝看了眼土鸡说:“嘻嘻,终于又能吃到鸡血了。”

一旁的我听到这一句话,十分无语,至从冯宝宝在大岗村吃到土鸡血后,就对土鸡血是念念不忘,她这个吃货啊。

冯宝宝要了土鸡,郑秘书在一旁自然是笑了笑,这是借他人的东西,搞了自己的关系啊,何乐而不为。

郑秘书笑着转头看向一旁的苗浩,苗浩摆了摆头表示自己并不需要什么,就又低头在桌子上睡起觉来,他今天一过来就在打瞌睡,似乎昨天晚上他很晚才睡一般。

苗浩不要东西,郑秘书就笑着把其他土特产堆到一边,并跟我们说;

乡里要试点山林生态园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这两天肯定有各村的人过来送东西,大家还是要跟各村的人说一说我们的纪律,能不收东西就不要收东西,实在不行的话,也是没有办法的。

把这话说完,郑秘书就笑了笑,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看起今天送过来的报纸。

……

还别说,这事还真是被郑秘书给说中了,我下午吃过饭后,睡了一会来了办公室,就在我正在办公室里无聊的时候,李萍萍他们黄庄村的老村长过来了。

我是认识这个老村长的,去年我去李萍萍那儿取包山养鸡的经,还是这个老村长引路,而这个老村长特别喜欢坐在村委会外面晒太阳,这点我印象深刻。

而黄庄村的老村长来了后,冲我笑了笑,把李萍萍给叫出出去,不用说,他也是为乡里山林生态园试点的事来的。

过了十来分钟,李萍萍一脸无奈的提着大包小包的土特产进了我们脱贫工作组的办公室。

由于李萍萍跟冯宝宝吵了一架,把脱贫工作组有些人不上班的事给捅了出来不太受郑秘书待见;

但这次郑秘书也没有批评她,指了指一旁堆着土特产的墙角,意思是让李萍萍直接把那些土特产给堆在那儿。

……

三天后,我和李萍萍一起跑完步吃了早饭,就来了镇政府三楼的脱贫工作组办公室上班。

进门后,我看了一眼左手边快堆成小山土特产,十分无语。

这三天,乡里各村的村长都拎着大包小包的土特产一个一个过来,有的时候两三个村长还撞到了一起。

由于我们脱贫生产组里的六个干事中,只有我们三个是从乡里各村给调上来的,有好几个村都找不到熟人;

可为了山林生态园的试点名额,他们有的就直接找上郑秘书,有的则找到他们村对应的指导,即使没有见过,也是有些关联的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