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难道是鲁山?

要知道鲁山可是鲁镇长的亲侄子,不然他也不会被调到脱贫工作组来了;可鲁山不上班已经很久了,那次我们脱贫工作组投票,他也不在,按理说他是不知道的啊。

可不是鲁山,还能是谁呢?

何诚跟郑秘书走得很近,一看就是郑秘书的人,郑秘书肯定又是副乡长卫从军的人啊,他怎么可能把脱贫工作组的一些事泄露出去呢!

冯宝宝更不可能,冯宝宝的关系之硬,连下乡都能动用小汽车,根本就不需要找靠山啊!

沈燕和李萍萍两个人呢?

沈燕这个小虎妮是藏不住事的,她如果找到了某个靠山,那天我们在迎宾酒店里住了一晚上,她一定是会跟我说的。

再说了沈燕可是一心想把脱贫工作给做好,山林生态园的计划又是她的心血,如何把脱贫工作给做得最好呢,自然是要跟着副乡长卫从军这个脱贫工作组的组长啊!

至于李萍萍,还真的有可能,她现在在脱贫工作组里郁郁不得志,如果有人给她一些承诺,她还真是有可能会把脱贫工作组内的事泄露出去。

就在我正猜测着脱贫工作组内到底谁是眼线的时候,鲁镇长马上向我确认起现在镇政府内传的那些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

最主要的当然就是副乡长卫从军最后到底有没有把村贺新村给调到第一去?

鲁镇长这么一问,我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他,最后摇了摇头,把昨天鲁镇长找了副乡长卫从军后的事给说了一下。

当然其中沈燕顶着副乡长卫从军的压力不想改四个候选村排序的事,我自然是没有说的;只是说副乡长卫从军在他走了后,想了一会,把沈燕叫了过去,想让沈燕改排序,可沈燕正准备改的时候,副乡长又叫住了她,让她先不要改,她要想一想。

“妈的,狗日的——卫从军,当初他被何国富排挤得快干不下去了,是我搭了一把手,现在他草鸡变凤凰了就不认人了!”

从我这里确认消息后,鲁镇长大声的暴了一句粗口,不过后面的声音越说越小,但我的耳朵自然是全部都听到了的。

听到鲁镇长提到何国富,我眨了眨眼,这个人我可是听说过很多遍。

这两天我一个人上班下班、吃饭睡觉,都在镇政府里面,听到了不少关于镇政府内错综复杂的关系。

老丈人马富贵说得没有错,镇上不比村里,关系要复杂得多啊。

我们三水乡的的乡委书记兼乡长是曹玉贵,曹玉贵由于年龄有些大了,再加上最近身体不好,已经不怎么管事了,乡里的大部分工作都由两个副乡长何国富和卫从军分担。

何国富由于在县里的关系还算硬,被县里已经内定为下一任乡长的人选,所以在很多事情上都要压副乡长卫从军一头。

副乡长卫从军虽然业务能力不错,但没有关系,只得被何国富给排挤着,搞得很多工作都开展不下去,成绩也做不出来,十分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