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小张啊!”村长朱大喜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声的说,“你别管我是从哪里听到的,你只需要回答有没有?”

“没!”我一听,连忙摇了摇头。

虽然在乡政府大会上,我们河口村还真的一度有可能成为山林生态园的试点村,但那只是鲁镇长、何国富和卫从军三个人斗法搞的;其实山林生态园的试点村最理想的地方还是大岗村和大丰村。

我知道如果我点头后,村长朱大喜后面肯定还会有事,不如就这样直接摇头算了,断了他的念想。

“没有?”村长朱大喜看我摇头后,眼睛一眯,盯着我,说,“小张,你可是我们河口村的人啊,怎么不帮着我们呢!”

“村长,我真的想试点村落到我们村去,可试点村是乡政府大会选出来的,并不是我定的,乡政府大会你都不信吗?选出来的村子肯定是最适合的。”

“小张啊!”村长朱大喜听我把话说完,马上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呢,你说说大岗村、大丰村和我们河口村有什么区别?”

“村长啊。”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说,“如果我能确定试点村选哪个我一定选我们村了,可我不能啊,这是由乡政府大会决定的,我也没有办法。”

其实我们村和大岗村、大丰村还是有一些差别的,沈燕就说了几点,我拿一点说吧,将试点村落在大丰村和大岗村能够一个解决两人贫困村,放在我们河口村就不行。

可村长朱大喜前面就说了我胳膊肘怎么能往外拐呢,我也只得把这些事实咽进肚子里,拿出乡政府大会来压一压村长。

村长好歹也是乡里的一个官,敢不把乡政府大会放在眼里吗?

“这个我听说原本是想选我们村的,可后面出了点状况,所以才没选上,我得过来为我们贫困村河中村投个说法!”

村长朱大喜说着走到镇政府一楼大堂的中间坐下,拿出了一个纸牌,纸牌上写着“讨说法”三个歪歪斜斜的大字。

而村长朱大喜这样一坐,突然从旁边又跑出来两个人,也是像他一样,拿出了写着字的纸牌,坐在了镇政府大楼的中间。

这两个人中有一个我还认识,那就是李萍萍所在黄庄村的老村长;而另一个我不用猜也知道应该是贺新村的村长。

三个村长都跑到镇政府来讨说法,后面没有人指始我都不信;这就是鲁镇长和何国富耍的手段吗?这是不是有点太低级了。

“山林生态园的试点村为什么不选我们河口村?”

“山林生态园的试点村为什么不选我们黄庄村?”

“山林生态园的试点村为什么不选我们贺新村?”

……

三个村长拿着纸牌,一边摇晃,一边嘴里大声扬喊着口号。

这三个村长都是山里的庄稼汉,那粗犷的声音一喊,整个楼的人都能听到,外面的保安闻讯也赶了过来,可他们看到这三个人之后,并没有动手,而是在一旁围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