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我看了一眼炕上的老丈人,发现一个来星期没有见他,他的头发又花白了一些,脸上的皱纹也生出好多,整个人就像一盏快要油尽灯枯的明灯一般,随时可能熄灭;

而我注入他体内的根气丝,就像在那将尽的灯油里又注入了一些灯油一般。

虽然老丈人马宝贵有一段时间不怎么待见我,但生病后,答应了我和雪儿的婚事,又把家里的很多事都交给了我,还给了我不少指点,这些都让我受益匪浅,现在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心里十分心疼。

确认老丈人马宝贵熟睡后,我扫了他的身体一眼,把右手食指放到老丈人马富贵肝脏的一处大穴附近,再闭上眼睛,准备将丹田里溢出的那丝根气注入老丈人体内。

我已经给老丈人的肝脏注入多次根气丝,发现注入根气丝其实隔着衣服效果也是一样的,只要在注入的那一瞬间离老丈人肝脏处的大穴足够近就好。

而整个注入根气丝的过程,最难的还是调出我体能溢出的那一丝根气,不知道是不是我还没有达到气溢的境界,我调出丹田里的根气丝并没有《养性延命录》里记载的那么顺畅。

要知道《养性延命录》里说,当御女损益术达到气溢境界后,调用丹田里的根气丝,那是非常简单的,只需要意沉丹田,气随意走就能瞬间调用出来。

可现在的我,必须要全神贯注的集中注意力,花费上一些时间,有时候一个不注意还有可能调用失败。

不过好在调用失败了丹田里的根气丝也不会消失,只会重新回到异变的根气团外面,只是费些时间而已。

由于我已经给老丈人马富贵注入了多次根气,正所谓熟能生巧,我对于调用体内的根气丝还是有着一些心得的。

我闭上眼睛后,正准备集中注意力将丹田里的根气线调用出来,这个时候,我伸出的右手突然被一个温热、粗糙的大手给抓住了。

这是——

我睁开眼睛一看,看到老丈人马富贵睁着有些浑浊的眼睛看着我。

“原来是你啊,二狗。”

听老丈人马富贵这么一说,我冲他无奈的笑了笑,说:“爸,你都知道了?”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然是有感觉的,你注入我体能的东西对你的身体有损害吗?我听说有些旁门左道虽然可以延续人的生命,但代价可是不小的。”

老丈人马富贵放开我的右手,看着我。

“没,没。”我连忙摇头,说,“对我没什么害处,只是消耗一些时间而已。”

我自然是不能把我修炼御女损益术的事告诉老丈人马富贵,只能跟他含糊的说了一下,再说生成溢出的根气丝,还真的只需要一些时间而已,只是生成的时间需要女人配合一下。

“爸,你闭上眼睛,别动,我再输一些气给你。”

既然老丈人马富贵已经发现了这事,现在也不用遮着藏着了,我就直接让老丈人躺好,我把体内的根气丝注入他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