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沈燕听到我问那天的事,不由得小脸一红,看着我说,你那天早上醒了?

我一听,只得笑着说,那天早上我其实比她们俩醒得早,本来想不打扰她们俩离开的,可那种情况,没办法,后来苗浩那一叫,我怕尴尬,就装睡了。

沈燕这个小虎妞听我这么一说,脸更红了,而她又发现一个问题,说那天把她和李萍萍吵醒的叫声是苗浩叫的吗?

我只得无奈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看我点头,沈燕说难怪她和李萍萍出去后,看到苗浩和章正强,两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沈燕还问我,为什么苗浩要那样尖叫啊!

这个问题,我哪里好回答呢,只得笑了笑说,可能是他在自己房间里看到了老鼠吧。

沈燕听了我的回答,一脸不信的看着我,可我自然是不会松口,再加上我马上转移的话题,让她想想那天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我感觉其中肯定有问题,因为开始沈燕和李萍萍可是极力的推荐不想喝酒的。

后来两人在郑秘书的劝说下喝了一点,就突然一下子放开了,我拦都拦不住,好在我身怀御女损益术的根气团,能不停的给我解酒,要不然,那我我可能比郑秘书先倒;

那天晚上如果我比郑秘书先倒的话,那么跟沈燕和李萍萍两个人一起睡的就可能不是我了。

沈燕听我说得这么严重,想了想也觉得是这样,于是就回忆起那天晚上的事来。

对于那天晚上的事,沈燕只有一些模糊的记忆,她记得在饭局开始的时候,她和李萍萍两个人是一定约好不喝酒的。

可我抱过去的那坛酒在后面突然闻起非常香,让李萍萍和沈燕两个人闻了之后非常想喝,后来两人又在郑秘书和苗浩的不停劝说下,就尝了一口,一尝之下,两人就忍不住了,不停了喝了起来。

我听沈燕这么一说,想了想,在开始吃饭没多久,我借口上厕所去了一趟外面,让小红不要给我们打五折;

回来后,郑秘书和苗浩就开始不停的劝说沈燕和李萍萍两个人喝酒,而沈燕和李萍萍也是在那个时候没有抗住诱惑而喝了一口,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想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肯定是我出去后,章正强、苗浩或者是郑秘书他们三人中的一个在酒里吓了什么迷药,让酒闻起来十分诱人,从而让沈燕和李萍萍着了道。

至于我,原本就十分能喝,再加上体内异变根气团的不停解酒,才让我最终没有倒在郑秘书前面。

看来后面的事,我只需要去一趟迎宾饭店,问一问黄大老板或者黄静大美女,就能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不过今天我可没有空去迎宾饭店,既然沈燕和我一起出来吃饭了,那后面我们自然是要找到小旅馆、不,迎宾酒店去开个房,洗洗澡。

等到后天放假,我再去迎宾饭店找黄大老板或者黄经理问一问据体的情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