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鲁镇长,不知道你能不能等?”

“等,我为了那个位置等了这么久,你觉得我不能等吗?”

“那三个月呢?”

“三个月,小张,你知不知道三个半月后,下一任乡长的选举就要开始了?”

“我当然知道,不过我说的办法却要等上三个月。”

“等上三个月!那、那你先说来听听。”

“是这样的,鲁镇长你是我们三水镇的镇长,你应该知道现在整个三水乡的十里八村……”

我先问了鲁镇长几个问题,再把我急中生智想到的办法给鲁镇长详细的介绍起来。

其实我想的办法和李萍萍有些关系,之前李萍萍就用这个办法和另一个副乡长何国富的秘书赵秘书接触过,想让何国富同意帮她。

可那个时候的何国富觉得李萍萍并没有什么合作价值,并没有答应。

李萍萍她之前就跟我说过,现在三水乡的十里八村都在包山养鸡,去年只有我们河口村、隔壁大屯村和隔壁隔壁的黄庄村。

即使我们这三个村开始包山养鸡,去年我们的土鸡差点就没有销出去,还是我找到迎宾饭店,才把我们村的土鸡给全部卖掉了。

今年三水乡在各个村大力的推广包山养鸡,再加上试点村现在也已经开始了;

土鸡从小鸡仔到出栏,就三个月左右,也就是说三个月之后,三水乡出栏的土鸡肯定会泛滥成灾,这也是为什么李萍萍想开一个土鸡处理厂的原因,她预见了三个月后土鸡会很多很多。

现在我则把李萍萍跟另一个副乡长何国富隐晦提过的事对鲁镇长全部说了一通。

让鲁镇长再好好的等上三个月,等到山林生态园试点村的土鸡快要出栏,而三水乡十里八乡各村的土鸡也差不多会同时出栏,那个时候三水乡的土鸡会一下泛滥成灾;

到那个时候,试点村的土鸡卖不出去,鲁镇长再找人一宣传,那副乡长卫从军就会被弄得焦头烂额;

当然我的办法并没有到这里就完了,因为这样并不能体现我计划的完美,在土鸡出栏前的半个月,我提议鲁镇长和人合作悄悄的建一个土鸡处理场;

等到副乡长卫从军焦头烂额,没有办法的时候,他再大肆宣扬、打击副乡长卫从军,并在众目睽睽之下接过副乡长卫从军的烂摊子,和土鸡处理厂合作,把三水乡的土鸡给全部处理掉。

这样即打击了副乡长卫从军的声望,又抬高了自己,一举两得。

“这个办法啊!”

鲁镇长听完我的办法后,指了指我,皱着眉头沉默了下来,显然他正在思考我办法的可行性。

过了两分来钟,鲁镇长开口小声的对我说。

“小张啊,你这个办法好是好,但那个土鸡处理场,我要找谁合作来办呢?”

“我正好知道有人想办一个土鸡处理厂,可一直找不好的地方,不过这事也不急,到时候我把那人介绍给镇长认识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