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相机!什么东西?”

我听沈婷婷说到了一个新名词,一脸疑惑的看着她,这个相机是什么东西啊?

沈婷婷看我一脸蒙圈,马上明白我不知道相机是什么东西,只得对我勾了勾手指,让我跟着她走。

我一看,跟着沈婷婷向停在小院外的小汽车走去。

今天我跟着沈婷婷去迎宾饭店的时候,她让我帮她提了一个大包,那个大包就是我帮她从大岗村那边提到迎宾酒店的。

要在三水乡的各处逛逛,提着一人大包自然是十分不方便的,可沈婷婷让我提着,再加上我以为沈婷婷包里面有着什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迎宾酒店的房间里不安全,我也没有什么异议。

现在看来这个包里面似乎就装着那个叫“相机”的东西。

我们走到黄静的小汽车旁边,沈婷婷把小汽车打开后,我从后座里将那个大包给拿了出来,递给了沈婷婷。

沈婷婷接过大包后,打开包里最外面的那层,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像盒子一般的东西。

“这个就是相机!”

沈婷婷把盒子一般的东西拿到手上,对我说了一句。

我再看了两眼沈婷婷手上的相机,问:“这个相机,干嘛用的啊?”

“相机当然是照像用的啊!”

沈婷婷说着十分高兴的拿着相机就往方村长的大院跑。

“照像!”

我一听,愣了一下,这个小小的盒子也能照像。

虽然我对相机这个名字不熟,但照像我还是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因为镇上就有一个照相馆。

当年我七八岁的时候去赶集,那个时候那家照相馆开了起来,我和发小赵铁柱他们就跑过去凑过热闹。

听我的发小赵铁柱说,那个“咚!”的一声闪得人眼睛都要睁不开的东西,就是用来摄人魂魄的,把人的魂魄摄走后,放在纸上就形成了照片。

发小赵铁柱对我说的这种解释是那时各个小山村里最流行的,这种说法导致镇上这个新开的照相馆的生意在我们乡里并不是很好。

可没过几年,从镇上刮来一阵风,并且上面破除了什么说照相是摄人魂魄的说法,给家人照相和小孩照相流行起来。

在我十岁的时候,养父还带我去照相馆里照了几张相,我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我面对着那个亮得刺眼的灯十分紧张。

现在过了这么多年,照相馆里照相用的东西也换了,那种亮得刺眼的灯已经不见了,不过照像的东西还是个大家伙,并不是像沈婷婷手上拿的只有那么点大啊!

我一边想着过去的事,一边随着沈婷婷进了方村长家的大院。

刚一进方村长家的大院,我就看到沈婷婷拿了一块桃花糕放进嘴里偿了一小口;

“嗯,好吃、好吃!”

沈婷婷偿过后,连连点头。

一旁的方村长一听,笑了笑,说:“那你就多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