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我原本以为我这么一说,鲁镇长不会再对我施压,因为现在他毕竟还需要我在山林生态园试点村里帮他盯着,还要我给他汇报试点村的最新进度。

可我忘了最关键的一点——我只是他的一个小卒,鲁镇长为了下一任乡长的位置可是蛰伏了那么久,做了那么多事,不可能现在放弃。

即使现在副乡长卫从军做下一任乡长的呼声很高,但让鲁镇长放弃是不可能的。

“小张啊!”鲁镇长脸色变得十分为难,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也不想暴露你,可你应该知道如果山林生态园试点村顺利推进的话,我就没有机会了。”

鲁镇长说完这些话,停顿了一下,为难的脸色突然浮现出一丝疯狂,他低下头,小声的对我说。

“小张,你现在是山林生态园试点村工作组的小组长,管理着试点村的全部进度,不如这样,你做点大动作出来,就像试点村的预算,你可以——,再——”

说到后面,鲁镇长把关键的信息给隐去了,而是用手势来代替,他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在空中前后划动,像人的两条腿一般。

看到鲁镇长这样的动作,我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想让我利用职务的便利,对山林生态园试点村搞出大的破坏,再跑路;

而对试点村伤害最大的就是预算的钱不见了,我只需要把一部分预算的钱给卷走,这事再被鲁镇长他们借机暴光,副乡长卫从军就有用人不查的责任;

有了这个突破口,鲁镇长和另外一个副乡长何国富就可以联合起来指责副乡长卫从军,再把脱贫工作组的事从副乡长卫从军手上给夺过来。

如果把脱贫工作组从副乡长卫从军的手上给夺了过来,那么三个来月后乡长选举,最后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这个办法对于鲁镇长来说,是最简单、最直接的办法了,对于一直都精于算计的鲁镇长来说,并不像他的手笔。

可现在他已经被逼入了绝境,再不搏一把的话,下一任乡长的位置就拱手让人了,再说这个办法只需要牺牲我这个小小的内应而已。

“这——”我一听,惊了一下,说,“鲁镇长,这可是犯——”

虽然我没读什么书,可我知道卷钱走人的事可比小偷小摸的罪名还大,鲁镇长为了打击对手,居然不惜让我犯罪,看来我还是低估了权力争斗时的底线啊。

“小张!”鲁镇长又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是我的人,为我做事,我会亏待你吗?你放心。”

鲁镇长说着直直的看着我的眼睛,等待着我的回应。

我看着鲁镇长那带着一丝血色的眼睛,眯了眯眼,鲁镇长这次是想放手一搏啊,正所谓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可你搏就搏干嘛要牺牲我呢?

对于鲁镇长现在的承诺,我是一个字也不会信的,因为他如果保了我的话,万一被另外一个副乡长何国富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