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在今天早上晨跑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李萍萍不是很开心;而刚才我进来后,李萍萍抬起头来看我,我看到她一脸惊讶的表情,并同时看到她眉头紧皱,心事很重。

李萍萍可是我的女人,她不开心,我自然是非常难过的,可我进来后就被郑秘书给叫走了,都没来得急给她打眼色,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而现在我一进来,又被冯宝宝问起这两天的事,看到冯宝宝,我突然想到还不如问她。

冯宝宝曾经和李萍萍有过结,而冯宝宝又是一个孩子气非常生的人,她跟李萍萍经历了上次的吵架后变成了了仇人。

正所谓最了解你的并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仇人,冯宝宝虽然跟李萍萍两个人老死不相往来,但冯宝宝一定非常关注李萍萍的事,问她再合适不过了。

“她怎么了!”冯宝宝瘪了瘪嘴,说,“还能怎么样?她不想坐在办公事里呗!”

我一听,转了转眼睛,连忙又小声的问:“不想坐在办公室里,坐在办公室里这么舒服,为什么她不想啊?”

“她想大展拳脚呗,李萍萍前两天跟郑秘书伸请,看山林生态园试点村这么忙,想过去帮忙,不想在办公室里处理考勤、请假、值日安排……这些锁事,被郑秘书拒绝了。”

“哦,这样啊!”

听冯宝宝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李萍萍为什么一脸愁容了。

当年,我和吴杰哥去黄庄村取包山养鸡的经,看到英气逼人的李萍萍,我知道她的心肯定不小,跟沈燕有得一拼。

可李萍萍大学没有毕业,再加上并不是农业大学毕业,虽然包山养鸡是她最先带着村里人干起来的,但后劲不足;

沈燕不仅完善了李萍萍的包山养鸡,还提出了山林生态园试点村的计划;

李萍萍做为当年一心想带着村里人致富的人,由于看不惯冯宝宝这些人的行为,和他们的关系没有处理好,在脱贫工作组不仅没有实现自己的抱负,还受到了打压,处理着脱贫工作组里面日常行政上的一些锁事。

对于李萍萍这样读过大学的人来说,只是处理行政上的一些锁事,她自然是不甘心的;

可脱贫工作组里有着沈燕这种农业大学毕业的大学生,还有着冯宝宝这样的关系户,她施展才华的地方非常非常小。

我看了看左手边坐在办公桌旁的李萍萍,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决定晚上跟李萍萍好好谈谈,不仅要说一说开办土鸡处理厂的事,还要说一说其他的事。

打定主意后,我坐回办公桌的椅子上,眯着眼打起盹来。

正所谓中午不睡下午崩溃,我一中午就陪着沈婷婷和黄静两个大美女吃饭了,并没有时间睡上一会,现在正好没什么事,我得好好的睡上一会。

……

就在我打了一个盹,就已经到了下班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