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不知道是不是我这身名贵西服给我带来了好运,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我跟这个超市的男经理谈得十分顺畅。

在我详细的介绍了一下我们包山养鸡的流程后,男经理非常高兴;再跟我们谈起价格来,这事我是做不了主的,还得郑秘书发话。

虽然现在我被误认成老板,可至于最后土鸡要价多少,我还是做不了主的,必须得郑秘书来谈,于是我给郑秘书递了个眼色。

郑秘书看了看我,对我挑了挑眉毛,让我尽管谈就好了。

我一看,转了转眼睛,这是郑秘书在甩锅啊,如果谈得太低的话,后面副乡长卫从军不高兴的话,他可以说是我谈的;

而如果我要价太高,把生意给谈崩了,后面试点村的土鸡没有销出去,那郑秘书也可能拿这个说事,说是我把这边的生意给谈崩了,让土鸡没有办法销售出去,这个锅又得我来背。

现在我才知道这个老板不好当啊,不过郑秘书给我使了这样的眼色,我也只得硬着头皮去谈这件事了。

眼前的这个男经理,在跟我谈到土鸡的价格是,让我开个价,我想了想,试面上土鸡现在也就一块二三的样子,我报了个一块一,说如果超市要量大的话,还可以再低一点,

我报出一块一后,男经理看了看我,并没有说价格高了,而是跟我谈起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土鸡的处理问题。

男经理跟我说,我也看到了他们超市的特点,他们是不可能在这里宰杀土鸡的,土鸡给他们送过来,必须得先处理好,并且还需要提前冷藏好,送过来后,方便他们保存。

男经理这么一说,我愣了一下,连忙看了看一旁的郑秘书,让他来定夺这件事。

要知道如果卖土鸡之前要处理的话,我们要怎么办,到底是卖还是不卖,这就要郑秘书来定夺了。

郑秘书听男经理这么一说,也是愣了一下,刚才好一些的脸色僵在那里。

之前在我被误认成养鸡厂的老板后,郑秘书这个脱贫工作组的副组长,我的顶头上司,自然是不爽的了;

但他又不好反驳、教训一顿眼前这个男经理,只能让我假装养鸡厂的老板,让我跟男经理谈一谈。

这一谈,我们谈得十分顺利,这边超市好像要很多土鸡一般,并且我提的价格也是郑秘书能接受的范围之内,他不太好的脸色好了很多。

因为土鸡是销售出去了,试点村的土鸡只要能销售出去,那就是给副乡长卫从军立了一个大功,回去后肯定是要受到副乡长卫从军的奖赏。

如果这边能够谈妥的话,那么主要的功劳肯定会被记在郑秘书的头上。

可就在快要谈妥的时候,这边的男经理突然提出了一个要求——买的土鸡需要处理;

需要处理土鸡就算了,居然还要把土鸡冷藏好,这就让我们很难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