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我在原地回味了向遍副乡长卫从军说的那些话,开的那个表彰大会,再加上郑秘书在副乡长卫从军办公室呆了一个来小时。

把这些事全部想了一遍后,我突然明白过来,我那个去了,副乡长卫从军和郑秘书两个老狐狸,现在在试点村土鸡销售不出去的节骨眼上把我升成副组长,并不是真觉得我在山林生态园工作小组表现出色,而是想把我推出来背锅而已。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试点村土鸡的销路,副乡长卫从军和郑秘书商量了一个多小时后,不是想着跟我讨论这个问题,而是把我们拉到会议室来开了一个什么表彰大会。

开个表彰大会就算了,还把我升到了副组长的位置上,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居然把我升到副组长的位置上,这让我十分疑惑。

后面副乡长卫从军找我说的那些话就让我更疑惑了,我原本也以为他们是想去县里解决试点村土鸡过剩的问题。

可我越想越不对,特别是副乡长卫从军说,他和郑秘书不在,我就管理着脱贫工作组,这句话十分奈人寻味。

副乡长卫从军说他要跟郑秘书两个人去县里找一找县里有没有什么处理厂,能够把试点村土鸡的销路给解决;

可现在的情况是,我听李萍萍说过,县里也是没有这种处理厂的,我刚才在听了副乡长卫从军的话,感觉还是那么回事。

但李萍萍写的土鸡处理厂的计划书我是仔细看过的,因为要推荐给鲁镇长,里面就说县里也没有这样的处理厂,如果我们镇上开一个的话,是可以辐射到县里的。

而县里没有这样的处理厂,副乡长卫从军和郑秘书两个人去干嘛,再说了现在试点村这边马上问题就要暴露出来了,不留一个人在这边主持大局,一个去外面想办法,两个人都跑出去,不是想逃避责任吗?

现在副乡长卫从军把我升成脱贫工作组的副组长后,他和郑秘书都离开了,我就暂时成了脱贫工作组的负责人;

一旦试点村土鸡销路的问题暴露出来,副乡长卫从军和郑秘书都不在,我就得面对这些事,面对试点村村民的发难和乡政府一些官员的责问,例如——鲁镇长。

原本脱贫工作组副组长的位置是郑秘书兼任的,郑秘书为什么要兼任脱贫工作组的副组长,还还不是为了借着脱贫工作组来镀镀金。

现在眼看试点村马上就要成功了,郑秘书却突然不做这个副组长了,这事换成一个外人来看,肯定是有问题的。

而有什么问题能让郑秘书眼看就能镀金成功,却不做这个脱贫工作组的副组长了呢,就是郑秘书和副乡长卫从军两个人商量了好一会后,发现试点村土鸡销路的问题已经解决不了了,必须得找个人背一下这个锅。

让郑秘书背的话,郑秘书自己肯定不会干,因为这个黑锅一砸下来,郑秘书的仕途就完了;再加上他可是副乡长卫从军最近的人,副乡长卫从军肯定也不想牺牲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