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突然有一个部门的科长站了起来,说,副乡长卫从军是知道全乡的土鸡会过剩,所以才去了县里,是想在问题暴露前找到解决的办法。

副乡长卫从军现在呼声这么高,自然是有人站在他那一边的,另一个副乡长何国富这么黑他,自然有人看不过去,想要替他说说话。

再说副乡长卫从军在离开前,肯定是给有些人打过招呼的,这些人中肯定有现在这位科长。

这位科长给副乡长卫从军说了两句好话后,另一个副乡长何国富马上怼了一句,去县里想解决办法,可以让其他人去,现在他自己带着秘书两个人都走了,可十分奈人寻味啊。

那位站起来的科长,还想再替卫从军说点什么,但曹书记假装咳嗽了两声,阻止了他,说今天开这个会不是为了吵这些事了,是为了想办法的,大家都知道县里对于山林生态园试点村的重视,如果这些土鸡过剩的问题不能很好的解决,那试点村就算是失败了。

要知道试点村可是县里拨了专款下来的,如果失败的话,那就是三水乡的耻辱,曹书记虽然快要退休了,但也不想看到这种事发生。

曹书记再次把这次会议的重心强调了一下,另一个副乡长何国富也不好再讽刺卫从军,只得哼了一声,坐了下来。

何国富坐下来后,整个会议一下就陷入了空前的寂静之中,大家都不说话了,曹书记一看,马上问了一句,谁想到什么办法没有?

就在曹书记这句话一说出口,有一个科长站了起来,他说,现在脱贫工作组没有一个真正的领人,再加上又是危难时期,是不行的;

虽然副乡长卫从军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在,但很明显他不太适合担任脱贫工作组的组长了;

现在这个危机,正是临危受命的时候,他建议如果谁有什么好办法,能把试点村土鸡过剩的问题解决,那么他就领导脱贫工作组好了。

曹书记听了这个科长的话后,眯了眯眼,眼睛转了两圈后,觉得可行,就点了点头。

而刚才那个替副乡长卫从军说话的科长听了后,连忙站了起来,这是想趁着副乡长卫从军不在,把脱贫工作组从副乡长卫从军的手上给拿走啊,这可是——

那个科长一站起来后,曹书记看了看他,问他,难道是有什么好办法,如果是的话,他可以成为脱贫工作组的组长。

“不、不。”

那个科长摇了摇头,想说点什么,但最后没有说出口,只得又坐了下来;因为他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现在曹书记都同意了这个办法,他再说点什么也没有用了。

“曹书记,我有一个办法。”另一个副乡长何国富突然站了起来。

曹书记一听,说:“什么办法?”

“是这样的,虽然三水乡的土鸡是过剩了,但其实全镇消化试点村的,我感觉是没有问题的,不如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