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对于分配问题,我们三个人达成了一致,认为不能跟外面的几个村长讨论;

至于怎样告诉他们,李萍萍和沈燕两个人都还没有想好,倒是我想到了一个办法,跟他们一说,他们都点了点头,于是我们就三个人开始讨论怎样分配每天六百只土鸡的名额来。

虽然李萍萍的土鸡处理厂是事先有过准备的,但榨油厂的一半也就只有那么大,李萍萍已经把土鸡处理厂建得足够大了,但每天让工人加班加点,最多也就能处理六百只土鸡,再加上还有冻库的限制。

就在讨论这六百只土鸡的分配时,我们三个也产生了一点分歧,沈燕想按各村的贫富差距,再加上土鸡过剩的严重程度不同来分配;

我则偏向于试点村和我们老家河口村,至于李萍萍,她可是黄庄村的人,自然是想给黄庄村一些实惠的。

最后我们三个人讨论了半个来小时,达成了协议,并把每个村的指标写在纸上折好,走进了几个村长坐在的办公室里。

在把每个村的指标递给各个村长前,我跟各个村长说,每个村的指标是按各村的贫富程度,还有土鸡过剩的情况不一样定的;

所以我建议各个村长领到写着指标的纸后,不要给其他村的看,如果给了,会引起其他村的心里不平衡,引起不必须的麻烦,当然你们给了,我们也不会再改的。

我念一个村长的名字,就过来拿相对的纸片,再离开;这样一做,也免得他们拿了纸片后会一起讨论。

在把每个村的土鸡名额纷发给他们后,我们脱贫工作组的事就算是弄完了,后面就是土鸡处理厂每天来消化乡里过剩的土鸡了。

……

一个星期后,试点村过剩的土鸡已经差不多被消灭完了,而下一任乡长的选举也如期举行;

由于鲁镇长领导下的脱贫工作组把全乡的过剩土鸡差不多全部处理掉了,这让鲁镇长的呼声空间的高,而鲁镇长就顺利的当上了下一任乡长。

要知道现在曹书记由于年世已高,对于全乡的事基本就没有怎么管了,现在鲁镇长成了乡长后,也就是他管理这整个三水乡。

其实在这一个星期里,两个副乡长也试着反扑了的,例如,在我们刚把各村的名额纷发下去后,就有人指使他们闹一闹,但还是被我和李萍萍给化解掉了。

后面我们逐步解决土鸡过剩的问题时,也传过来不同的声音,但架不住土鸡处理厂慢慢的、真实的消化掉土鸡的过剩。

而全乡由于李萍萍开的土鸡处理厂的强行介入,开始快要崩溃的土鸡价格也稳住了,在九毛左右,比土鸡处理厂收购的价格要微高那么一点。

有些有门路的村子,也放弃了土鸡处理厂的一些名额,加快了我们消化全乡过剩土鸡的进展。

只要消化土鸡的进程顺利,即使两个副乡长何国富和卫从军再能想出一些歪点子来,也没有办法再将脱贫工作组从鲁镇长手中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