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故土终究难离,七夕夜别人都在忙着约妹子钓凯子,李易却因为思念家乡情难自制,泪流满面。

思念够了,还得继续生活,未来会是怎么样,这些问题暂时还不愿去想,怎么带着全家奔小康才是现阶段李易应该思考的问题。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心中担心姑爷的小丫鬟,偷偷的躲在窗外听墙角,直到屋内奇怪的歌声渐渐消失,小丫头抬头望了一眼,心下稍安,也准备回房安睡。

繁星满天,随着时间进入子夜,柳叶寨中,热闹的气氛逐渐消退下去。

稍远一些的地方,抱剑少女斜倚在一棵数人合抱粗的柳树上,感知到不远处的房间里面逐渐平稳的呼吸,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身形消失在黑暗中。

此时,已经在美梦中与故土重逢的李易,并不知道,因为他无意的举动,远处某地,一场无形的波澜,逐渐掀起……

视线拉回到画舫内。

两名年轻书生走进舱内的时候,神情还有些恍惚,仿佛人生遭受了重大打击的样子,此时,近处已经有人围了过来。

“方兄,如何了?”

“若卿姑娘是如何品评的?”

“今夜七夕词头名,方兄这次怕是在若卿姑娘面前出尽风头了吧?”

“那还用说,方兄此诗,便是在碧轩昭文此等大型诗会上,也算得上佳作了。”

------

------

方才经过一番角逐,名叫方舟的才子以一首上佳的七夕词,力压众人,摘得诗会的头名,众人也不吝夸赞。

那首词的确算得上佳品,就算是放在今夜关注度最高的那几场大型诗会上,也不至于被埋没。

等到明日有人整理出今夜各诗会最出彩的诗词,编撰成册,方舟的词也有上榜的可能,到那时,怕是会名声大噪也说不定。

方才见他拿出去请若卿姑娘品评,此刻回来,众人纷纷上前询问。

若是刚才听到众人的夸赞之语,名叫方舟的书生定然会受用不已,但此刻却只觉得莫名的讽刺,苦笑说道:“头名之事,诸位还是莫要再提了,方某的词,实在是配不上这两个字。”

“哎,方兄太过自谦了……”

“是极,论及七夕词,场中无人能比得上方兄。”

众人闻言,纷纷笑着开口,只当他是自谦之语,那方舟只是摇头苦笑,面色尴尬至极,如此片刻,众人也发现他的异常,气氛终于开始有些变化。

“莫非,方兄见过了更好的词作?”

那方姓书生苦笑一声,随后点了点头,上前几步,走到一处桌案前,缓缓说道:“方才在外面听若卿姑娘唱诵了另一首七夕词,诸位且看看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