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算起来,李易来到柳叶寨,也有不短的时间了。

起初他和方姓大汉之间,还有着一点小小的不愉快,当初被他抓起来扔在马背上,一路颠簸之下,李易可没少受苦。

不过,随着两人逐渐的熟识,那一点小小的不愉快,也随之烟消云散。

老方性子十分憨厚,虽然人笨了一点,但重要的是对柳如仪姐妹没有什么二心,李易就喜欢这样淳朴的人。

而像方姓大汉这么朴实的,寨子里还有一打。

这些年要不是有这些人一直帮衬,恐怕柳如仪两姐妹早就被那些虎视眈眈的叔伯们吃的连渣都不剩。

谁对他------的老婆和小姨子好,他就对谁好。

这是李易向来行事的准则,所以他可以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将那些粮食分给他们,这段时间以来,他也真正的将他们当成自己人来看待。

方姓大汉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李易旁边的石头上,看上去情绪有些不太高的样子。

“老方,怎么了,愁眉苦脸的,大黑又抢柱子的馒头了?”熟悉了之后,李易对于方姓大汉的称呼也随意起来。

柱子是方姓大汉的儿子,大黑则是他们家那只黄色的土狗------一只总喜欢抢熊孩子馒头的土狗。

李易曾经无数次的看到大黑嘴里叼着馒头,方姓大汉手里拿着扫帚满寨子的追赶,嘴里骂着回去就宰了它下酒,结果到现在一人一狗的追逐之战隔几天还会再上演一次。

按理说最近方姓大汉不该发愁,因为上一次发下去的那些粮食,老方家一下子从寨子的最底层暂时迈入了小康水平,走在了大多数人前面,至少短时间之内都不用担心温饱问题。

这也是李易所奇怪的,此时的方姓大汉显然是不该发愁的,难道他也遇到了每个月特殊的那几天?

当然,也不排除是因为昨天晚上夫妻生活不和谐,早上起来被自家婆姨鄙视了,不过看老方这么龙精虎猛的样子,这个可能性应该不大。

“唉……”方姓大汉叹了一口气,转头看着李易,问道:“姑爷,你说俺难道就只能守着俺家婆姨,这样过一辈子?”

说这句话的时候,憨厚大汉的脸上浮现出了浓浓的不甘之色,这一刻,李易居然从他的眼睛里面,看出了对命运的不屈和抗争。

他有些惊讶的看着方姓大汉,如果他没有理解错的话,老方这是在和他谈人生理想?

一直以来,李易都以为老方只是一条没有梦想的咸鱼,就像寨子里的大多数人一样,有一个能够遮风避雨的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平平淡淡的几十年,这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咸鱼一旦有了梦想,那就不是咸鱼了……会变成一只有梦想的咸鱼。

从老方的眼神里面,李易看出了他对现如今生活的不满,很显然,老方和其他那些空长身体不长脑子的家伙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