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苏文天接过他递来的纸筏,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视线向那纸筏上扫了过去,不多时,苏文天的脸上浮现了些许惊色,但随后就阴沉了下来。

“这……这首诗是何人所作?”

他转头看着那徐姓男子,脸上再也看不到丝毫喜悦的表情。

“字迹是簪花小楷,娟秀灵动,必定是云英诗社的哪位才女所写,这首词,怕是她们作出来的。”徐姓青年指了指那纸筏上的字迹说道。

伸出手拍了拍苏文天的肩膀,叹了口气说道:“苏兄,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苏文天知道他的意思,若不能在短时间内做出超出这首诗水准的诗词,今日的比试他们必输无疑,也将失去参加明日诗会的资格。

但徐姓青年的话,还是让他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

什么叫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就是再给他一天,一个月,一年……甚至是一辈子的时间,他也不一定能作出这样的诗作。

若是他有这样的本事,庆安府第一才子的名头,又怎么会落到杨彦州,沈照的头上?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这一句诗,就像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横亘在苏文天的眼前,让他只是望上一眼,心中就会生出浓浓的无力感。

不可超越!

“不可能,这不可能,云英诗会之中,不可能有人能做出这样的诗作,纵是那宛若卿也不可能!”苏文天脸色难看的说道:“此诗根本不像是女子所作,“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无亲无友,仅这一点她们就并无人满足,更何况,“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一介女流,怎么可能有如此的胸怀?”

苏文天是极有才气的,对那诗只是看了几遍,心中便有了想法,开口道:“下去看看,我不相信这首诗是云英诗社所作。”

那徐姓青年本也有下楼的意思,闻言点了点头,跟在他身后向楼梯的方向走了过去。

而此时,楼下云英诗社所处的位置,此刻已经拥挤异常。

早在那诗传出去没多久,便有人陆续的向着这边走来,表情复杂,又隐隐有些敬佩。

这里这么多才子,居然比不上几介女流,不免让他们这些男人脸上无光,但那诗……是真的写的好啊!

此时苏文天的名字早已无人提起,他刚才作的那一首上佳的中秋词,也被众人忘在了脑后。

“姑娘才情之盛,直让我等羞愤欲死。”

“今日之后,庆安府第一才女之称,怕是要落在宛姑娘的身上了。”

“岂止第一才女,这首诗若是放在明日诗会,保准杨彦州和沈照也要甘拜下风,我等今日有幸,竟能见证此等传世名诗,已无憾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