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云英诗社的社长,也是那年长一些的女子走过来,看着苏文天说道:“倘若这位公子不是外人呢?”

“赵姑娘这是什么意思?”苏文天皱眉看着她问道。

“实不相瞒,方才这位公子早已加入了云英诗社,他的诗作,自然可以代表我们。”赵云柔环视了众人一眼,缓缓说道。

此言一出,包括宛若卿曾醉墨在内,云英诗社的几位女子都愣在了那里。

“这位公子,什么时候加入云英诗社的?”

李易也愣了一下,他什么时候加入云英诗社的,自己怎么不知道?

便在这时,李易看到那女子很隐蔽的对他眨了眨眼,心中顿时了然。

嗯,从现在开始,他已经是云英诗社的一员了……

与此同时,周围的人群之中也立刻传来了一阵哗然。

“这怎么可能!”

“他可是男人啊!”

”云英诗社向来都只有女子,什么时候有男子加入过?“

------

------

显然,赵云柔刚才的话,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云英诗社由庆安府的几位才女组成,可从未吸纳过任何男子,这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云英诗社向来只有女子,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赵姑娘莫要说笑了。”苏文天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赵云柔这番话,显然只是权益之计,只是用错了方法,根本经不起拆穿。

“哦?”赵云柔闻言,微笑的看着众人,说道:“我们何时说过,云英诗社只允许女子加入了?”

苏文天脸上的笑容一僵。

周围的喧哗声音也渐渐小了。

众人脸上浮现出一丝愕然,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很快的,他们就意识到,从始至终,云英诗社,似乎真的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只是因为云英诗社的名字,以及诗社的成员全都是女子,他们理所当然的有了之前的想法,但人家诗社的社长都亲口辟谣了,否认云英诗社只有女子才能加入的说法,他们还能说什么?

“难怪这书生进来的时候,和宛姑娘这么以及云英诗社的女子这么熟悉,原来他也是云英诗社的成员。”

“云英诗社竟允许男子加入,原来是我们一直都搞错了。”

“如此一来,这首诗自然能代表云英诗社,若是她们能参加明日中秋诗会,有此人在,杨彦州和沈照也得饮恨当场啊!”

“庆安府第一才子之名,怕是要易主了……”

“也不尽然,此诗作虽好,但沈照每作一首词,便会在青楼乐馆中广为流传,这一点,诗作再好,也不能与之相比。”

------

------

众人刚才也只当那句话是赵云柔的权益之计,但想到刚才那书生一进来,便直奔云英诗社那边而去,和宛若卿她们举止亲密,非同寻常,想来她们应是早就认识,心中再无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