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曾醉墨有些慌忙的擦掉衣服上面的水渍,俏脸上涌出了浓浓的惊讶。

她此刻心中有些怀疑,刚才那句话,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那书生好歹也是一个读书人,怎么会说出那么无理的话?

但转过头,看到宛若卿以及其他几位女子的表情和她一般无二,显然也是被惊到了样子,才终于确定,刚才那书生所说的,的确是那四个字。

她的嘴巴微微张大,看向那站在小丫鬟前面的书生时,眼神首次的发生了某些变化。

“这位公子,他……怎可……”

宛若卿嘴唇微张,俏脸上不知是什么表情。读书人极重素养,她从未见过有哪位读书人说过如此粗鄙之语,一直以来,心中对于这些都是十分厌恶的,但不知为何,此刻,她心里对那书生却生不出一点憎恶之情。

若是那书生真的屈服于年轻男子的淫威,她怕是才会真正失望。

没想到那书生不仅拒绝了,并且拒绝的方式还是这么的……别致。

在她身边几位属于云英诗社的女子,个个嘴角勾起了弧度,想笑却又要强忍住,以免失了仪态,着实辛苦。

不过此时,她们再看向那书生的时候,顿时觉得他顺眼了许多。

------

------

“卖你老-母……”

看着对面的书生一脸微笑的说出这句话,那叫做苏文天的青年,脸上的表情先是一怔,随后便立刻涨的通红,伸出手指指着李易,嘴唇颤抖的说不出话来。

他本是读书人,平时里打交道也是同道中人,作为庆安府有名的才子,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但是有哪位鸿儒张口就是“卖你老-母”的?

大家都是有身份的读书人,说话能不能文明一点?

他纵是心中气急,不顾身份的想要骂回去,但奈何搜肠刮肚也想不出有什么骂人的话能和刚才那四个字匹敌,一张脸憋的更红了。

让一个从小读的是圣贤书的读书人,和来自21世纪的老司机李易比骂人,也实在是难为他了。

“粗鄙之人!”

“污言秽语,不堪入耳,不堪入耳!”

“真是有辱斯文,你,你简直枉为读书人!”

------

------

苏文天周围,属于东篱诗社的几名才子也愣了片刻,但随后就脸色大变,铁青着脸指责起李易来。

大家都是读书人,就算你不同意,大家再劝劝劝,权到你同意不就行了,又何必要骂人呢?

面对这些人的指责,李易脸上的表情不变,毕竟和后世那种骂人一般往往以“你妈”为圆心,祖宗十八代为半径,*****为主武器,意淫为主技能,360度全方位辐射,c翻整个族谱的骂人方式相比,“有辱斯文”、“枉为读书人”甚至是“竖子”这样骂人的话,对他来说没有丝毫的杀伤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