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书生》

沈照这个名字,对于赵云柔和云英诗社的几位女子来说,并不陌生。

庆安府大名鼎鼎的才子,虽然一直以来都被杨彦州压了一头,只能当千年老二,但在其他人眼里,他的才华依旧是高到没边的。

几位女子纷纷掩嘴轻呼,她们虽然被称为才女,但沈照杨彦州之流在她们的心里,依旧是需要仰望的存在,从某种程度上说,她们和那些仰慕二人才华的女子没有什么区别。

“原来是沈公子,方才读到沈公子的词作,公子才情横溢,小女子钦佩不已。”

沈照今晚已经做出了一首中秋词出来,赵云柔和云英诗社的几位女子都已经看过了,作为诗社的社长,赵云柔虽然心中惊讶沈照为什么会过来和她们说话,但还是极有礼数的行了一礼,笑着说道。

“姑娘谬赞了,沈某实在当不起姑娘如此夸赞。”沈照拱了拱手,随后看着她说道:“不说那《月下独酌》,便是贵社昨日拿出的那首《念奴娇》,也是沈某远远及不上的。”

赵云柔闻言神色微微一怔,似乎是没想到沈照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如何接口。

就在这时,只听沈照再次开口问道:“不知那写出“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才子,今夜在不在这里?”

此言一出,赵云柔方才明白,这怕才是沈照过来的目的,有些歉意的说道:“实不相瞒,那位公子今晚并不在这里。”

“那倒是有些可惜了。”沈照神色似有些失望的说道:“那两首佳作若是在今夜拿出,夺得这中秋诗会的魁首,应是毫无悬念的。”

“我看不然,沈兄今夜所做之词,亦是中秋词的顶峰之作,未必也就弱了那两首。”

“是也,那《念奴娇》太过儿女情长,依我看,还是比不上沈兄。”

“《月下独酌》虽好,但却并不是词,倒是没有比较的必要。”

------

------

沈照走过来的时候,本来就有不少人跟随,此时一人开口,顿时引起了众人的赞同。

被这么多人夸赞,沈照心里面自然是十分受用的,虽然谦虚的推辞了几句,但脸上还是稍微有些得色。

为了今日的诗会,他在数月之前,就已经做好了一首中秋词,经过数月的打磨与推敲,直至不久前才终于敲定,心中对于此词的水准也极为满意,想着在中秋诗会上,将那杨彦州压下去,也好释放一下长久以来被他压在头上的怨气……

但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在中秋诗会的前一天,忽然闯出来一匹黑马,那两首中秋诗词扔出来,便是连他也镇住了。

沈照擅填词不擅作诗,对那《月下独酌》其实并没有多少观感,但那《念奴娇》的水准,却和他准备的那首中秋词不相上下,若是两者在同一诗会上比较,自信如沈照,也不敢保证胜出的一定是他。